Goodbye Yesterday

标准

今早醒来,脑子里播放着这首歌。

曲子的柔,歌词的美与哀,沁入心扉。

————————————————————————————————-

每隔一分钟就有一班机起飞每段关系总离不开来回
一段情一个人不断给怎么能够停止夜的黑
怀念过去美好日子换来体会重新得到快乐却需要智慧
告诉我什么叫无所谓换一个座位换一杯咖啡就会忘了谁
在一个适合我的枕头流完我的泪找一个最完美的地方忘了你的美
“(再见昨天)请别用你我最低速度熟悉的语言说再会
“(再见昨天)明天一定学会
不到一分钟景色就面目全非不到天亮我就开始入睡
一段情不能靠不断给只有时间擦亮夜的黑
怀念一个人得到了多少体会
忘记一个人有多大机会告诉我什么叫无所谓
前一天台北下一夜台北我会记得谁

 

新春开放门户

标准

你喜欢在新春佳节在自己的家举办开放门户吗?对我而言,无论是我家主办,还是我们只是该项活动的参与者,都是一种沉重的心理负担。

先撇开准备功夫不谈,我只想问这活动的意义何在?要说交流,促进感情,其实也不见得办到。主人家忙着准备食物,客人吃吃喝喝,吵吵闹闹,小孩把住人家居搞到天翻覆地,没有谈话对象的只能坐着发愣,总之只有一个“乱”字可以形容。

我宁可平日到访,大家一杯果汁,一杯清茶,天南地北地大聊一番更有意思!

装扮

标准

现实中的我,很少打扮。原因很复杂,我不懂得打扮的技巧,也认为打扮是很耗时的麻烦事。有时,我觉得胭脂浓妆是一种负担。有时,我看着镜中打扮过的自己,反而生厌。

或许,我期盼的是一个可以在装扮搭配上给我有建设性意见,并且符合我要求的人,而不是一味否定我但又给不到令我满意的意见的人。

我追求简单、大方、得体得来却出众的打扮。我需要,一个懂我的人。

偶尔我喜欢玩网络的装扮游戏,看着经过自己搭配的模特儿,真希望自己就是她们。

我尤其钟爱亮丽水蓝色的搭配。

喜欢把头发盘起,加了吊带的长裙穿起来才有安全感。

 

开了叉的长裙,好特别。

 

对民族服装有特别的情谊,好希望自己可以穿上照相。

 

据说韩服是中国唐朝时代的服装,韩国人将它保存至今。

 

汉服给我的感觉大方得体。

 

浅色系列永远是我的首选。

 

你的选择

标准

当你疼痛的时候              你选择不哼一声地忍受

当你难受的时候              你选择不惊动身边的人

当你难过的时候              你选择强守眼眶里的泪

然而有时候        你也难免问为什么

然而有时候        你也难免黯然神伤

然而有时候        你也难免孤单寂寞

但是      你最终接受

但是      你最终屈服

但是      你最终认命

镜中的自己

标准

我,从来没有仔细认真地端详自己的模样。这听起来像个笑话,但却也是个真实的笑话。

成长以后,每一次梳发,每一次洗脸,每一次装扮,我都没有仔细地认识自己的五官和自己脸上的神情。

脸上长了白癍,脸上长满雀斑,脸上千疮百孔……都是家人骂我不懂得照顾自己的时候,我才知晓的。

或许是视力问题,或许是我从来都不敢面对自己,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被心虚的自己吓着。

近来,开始强迫自己习惯镜中的自己。才发现,偶尔我的脸庞也可以呈现出一种“标准的”清秀美;偶尔我难过的表情确实哀伤得令人怜惜;偶尔病发后的表情真的苍白得吓坏了自己……

有时候,我凝望着镜中自己的眼神,仿佛希望它们来告诉我,我是怎么样的人?我的心是怎么想的?

短发

标准

十三岁以前,我的发型都必须根据母亲的意见而剪。她是短发主义者,所以无需多问,她的意见永远是短发。

十三岁以后,经理发师说服妈妈,我长大了,该让我做决定了。不必多说,渴望蓄长发多时的我马上下定决心要留长发。

这一留,鲜少改变形象的我就固定了一个发型长达十多年。

不晓得为什么,前几天,当我为了应节穿上新衣后,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好想让自己拥有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我,是怎么了?

黄梨酥。幸福

标准

这就是他牺牲了睡眠时间烘制的黄梨酥。

这两天以来,我每天必定边看电视节目,边品尝他亲手制作的黄梨酥。

每年春节所见到的黄梨酥种类繁多,大家的口味有异,我不能说哪种不好吃,只能说它们无法获得我的青睐。

令我幸福的是,他制作的,正是我喜欢的那一种。饼皮松脆,不太油腻,黄梨馅又不会十分甜,简直是完美!就连母亲都讶异他一个大男人会做出这罐黄梨酥!

但愿,这种幸福可以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