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的自己

标准

我,从来没有仔细认真地端详自己的模样。这听起来像个笑话,但却也是个真实的笑话。

成长以后,每一次梳发,每一次洗脸,每一次装扮,我都没有仔细地认识自己的五官和自己脸上的神情。

脸上长了白癍,脸上长满雀斑,脸上千疮百孔……都是家人骂我不懂得照顾自己的时候,我才知晓的。

或许是视力问题,或许是我从来都不敢面对自己,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被心虚的自己吓着。

近来,开始强迫自己习惯镜中的自己。才发现,偶尔我的脸庞也可以呈现出一种“标准的”清秀美;偶尔我难过的表情确实哀伤得令人怜惜;偶尔病发后的表情真的苍白得吓坏了自己……

有时候,我凝望着镜中自己的眼神,仿佛希望它们来告诉我,我是怎么样的人?我的心是怎么想的?

Advertisements

短发

标准

十三岁以前,我的发型都必须根据母亲的意见而剪。她是短发主义者,所以无需多问,她的意见永远是短发。

十三岁以后,经理发师说服妈妈,我长大了,该让我做决定了。不必多说,渴望蓄长发多时的我马上下定决心要留长发。

这一留,鲜少改变形象的我就固定了一个发型长达十多年。

不晓得为什么,前几天,当我为了应节穿上新衣后,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好想让自己拥有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我,是怎么了?

黄梨酥。幸福

标准

这就是他牺牲了睡眠时间烘制的黄梨酥。

这两天以来,我每天必定边看电视节目,边品尝他亲手制作的黄梨酥。

每年春节所见到的黄梨酥种类繁多,大家的口味有异,我不能说哪种不好吃,只能说它们无法获得我的青睐。

令我幸福的是,他制作的,正是我喜欢的那一种。饼皮松脆,不太油腻,黄梨馅又不会十分甜,简直是完美!就连母亲都讶异他一个大男人会做出这罐黄梨酥!

但愿,这种幸福可以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