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欺欺人

标准

你知道吗?有些事,你可以不承认,但却也有你不得不承认的时候。

自欺欺人的人,就算自己在面对难过之事而产生痛苦反应时,还会在内心暗自嘲笑自己是在演戏,说那不是真的!

但当你真切感到不妥的时候,你却感到异常恐惧和不知所措!所谓的“不妥”,你并非受了重伤,你看起来一切安好,但事实如何,只有你一个人最清楚,你甚至连对别人解释的能力也没有,其实也不想解释。

你好像在等待倒下的那一刻,但你却又觉得——没那么容易。

Advertisements

考试

标准

我开始觉得很困扰,是的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用“困扰”来形容我对这个梦的感受。

我常常梦见自己在考试已来临在即,而我对课本及参考书的资料完全没有概念。梦里的那场考试,指的就是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

的确,中四和中五那两年,我真的过得不是很好。我是那种需要熟记课文及参考书内容才有信心上考场的人,但那次考试说真的,我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做什么?

现在回想起,我搞不清楚是因为家变才让我分心,跟不上课业的进度,还是理科实在不适合不够创意的我,任我怎么努力效果都不大。到最后我在应对考试时万分恐惧,成绩公布的那一天我都没有勇气走进教室领成绩单,虽然在12个科目中,我还是有8个甲等,是很多人公认的“优越成绩”,但那一次的喜悦却比不上初中评估考试(PMR)的喝彩,反而多了心虚。

事隔这么多年,我连学院都毕业了,也踏入社会工作了几年。我其实没有问明白的必要,但我却想问明白,因为到现在我依然常做这个梦,早晨醒来的那一刻,在处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那一刻,我真的惊恐得要起身温习功课!

我还耿耿于怀吗?我自己都不认同。可是为什么这个梦经常重复?我到底放不下什么?还是这个梦在暗示些什么?

度量哀伤

标准

原来你在度量哀伤了

是吧 扭曲了
是的 搞不清哭笑何时

但 你问了
但 你也退了

因为 不安全
因为 你懦弱

还是 那个角落
还是 那个死结

习惯 就好
不习惯 也就那样

Apollo 威化饼

标准

这是我儿时的零食。长大以后再吃竟然对它情有独钟,不晓得是否吃着儿时的味道,还是那甜甜的巧克力馅吃了让我心情愉快。这么多年,它的标价没有太大的浮动,但是内容从4支变成3支了!呵呵!

我解决它的速度,呵呵!他说:“看垃圾桶的垃圾谁还不知道你是Apollo女王?”

百家被

标准

这就是我现在在外宿用的百家被,是妈妈亲手缝制的。

印象中,它在我7岁以前就有了,到现在已经有10余年的历史了。

妈妈是裁缝师,孩提时期家人很多衣服都是她亲自裁制的,而这张被的每一块布都是当年裁制某人的衣服而剩下的碎步,有公公的衬衫、我和妹妹的睡衣、哥哥的睡裤、妈妈的长裙、爸爸的衣服……充满记忆!

人住在外,有这张爱心百家被,不怕受寒,感觉真幸福!

《大馬部落》

衣装

标准

那一年,我、妹妹和表妹都买了同一件这款”Happy New Year” ,它不知陪我过了多少个新年了,还是那么好穿!

衣服背面的卡通好可爱!

衣袖边的记号是他前些日子留下的,你看得出那是什么吗?

这件衣服,是哥哥10岁以前的衣服呢!他现在都快30岁了,你说我们家保养衣服的功力是不是很厉害?

衣服中心点缝着这个我不明白的词,看着,是缝制,不像现在印制或贴上的。中间那个圆形还是“毛毛的”哦!

这是前些日子妈妈替我买的一件衣服,我很喜欢是因为它的设计特别,而且剪裁修长,适合身长的我。

原来你是女人!

标准

那天,我心血来潮穿了新买的花裙子出席会议。

一跑进会议室,就有人惊叹:“好美啊!”

我欣喜,也好奇。现场的美女多得是,也不见得他们反应那么大。

回程路途中,我问他:“今天穿裙子很好看吗?为何大家反应难么大?”

他说:“应该是大家这才惊觉原来你是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