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不清的梦

标准

她看着他,心中的感受有些复杂。对他,她是亏欠,还是逃避污点?

那……真的是污点吗?

那……是曾经的一时迷惑吗?

那……是他的一厢情愿吗?

在人生的某个点上,他们走得近,又迅速地走远,这是“突然”发生的,却也那么地自然,然后各自生活了,仿佛那是一场梦。

但她不得不承认,那,真的不是梦。

但她得承认,那是糊涂不清楚的梦。

孤独

标准

人,都有孤独的时刻——闲聊的时候,追求梦想的时候,狂欢的时候,宁静的时候,寂寞的时候……

有些人只有在特定的时候孤独,有些人在大部分时间都感到孤独。

有些人选择孤独,有些人被孤独选择。选择孤独,因为太繁嚣了;被孤独选择,才觉得轻松自在。

有些人不想孤独,却有着孤独的宿命,因而埋怨;有些人想要孤独,却总是尘世缠身,两者都身不由己。

孤独的人,人的孤独,依然孤独。

认同

标准

我说,对批评反感未必全是因为害怕或肚量不大,而有可能是为了寻求认同。这世间没有人所做的全然是对的,也没有人全然不对的,那为何有些人接受的只有批评?

我说,一个人之所以在乎一个人的无心言语,是因为长期都得不到他或她的认同。

我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良心即可,但就苦在希望别人理解。希望那个人理解,是因为你在乎他。

我说,我不晓得自己是否会走到与你同一个处境的时候,但我希望那个时候我虽然不理解一个人的行为,也会替他说一句:“他又没有冒犯到别人,他开心就好!”

我说,有时候相见,不如不见。

觉悟吧!

标准

当然,你可以凶恶,你可以无情,你可以傲慢……你有权力做任何你认为对的事情,说你认为对的话,你绝对可以!

但,如果爱你的人因此疏远你、惧怕你、讨厌你,甚至放弃你,这是你希望看到,听到,得到的?

勇于承认自己的不堪,才能获得救赎。放下你那无知的傲慢,唯有愿意低头的人,才能挺胸做人!

觉悟吧!

我终于嫁给了你

标准

我嫁人了,嫁给你了。虽然过了两个月,但我还是感觉到这是一场梦。

我没有寻找,但我遇到了这一生的伴侣。我感恩这一切。

结婚后的生活更忙碌,但我的感觉很自在,很轻松,这是你送给我最好的礼物。谢谢你!

标准

家,是一个讲理,也讲爱的地方。如果没有爱,至少也讲理,因为讲理是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尊重,如果即不讲爱也不讲理,那不是比不上外人吗?

家人的付出,也不应当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在你埋怨之前,请摸一摸自己的良心。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家人的忍让,更不应该被利用。当你一味认为那是为别人好的时候,请摸一摸自己的良心,你是否太自私了?

圣诞聚会

标准

这一夜归来,原本不想再开启电脑,但心里却有好多话想表达出来。

今夜与补习中心的同事共进圣诞晚餐,肠胃现在还是涨涨的饱足感。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投入”地庆祝圣诞节吧!当老板问我是否要出席,我一口就答应了,那真的不想往日的我!昨日早上忙得不可开交时,心里忽然懊悔怎么那么顺口就答应了?傍晚临出门前,头剧痛得很,但还是赴约了。晚餐上,大家说说笑笑,感觉温馨。

回程中,我忽然发现这段日子以来,我经常与补习中心的同事出外,虽然有好几位年龄比我年轻许多,但我去和他们出街了。哦,我的人生开启了另一个圈子,撰写新的篇章。

15589986_10157910525220557_1695255536553615046_n

这一晚的交换圣诞礼物环节中,我抽到了沐浴露和洗发液,而另外两份是补习中心学生的家长送的,同事把我的份给带来了!

红包

标准

或许是教育的关系,我们家的孩子从不会比较农历新年获取的红包数额。小时候,只要拿到红包就会很高兴,长大成人后,高头大马的领到红包,会越觉得不好意思!

今年,比我年少几个月的表妹给我红包,让我感觉怪怪的。而“他”当保姆的母亲所照顾的孩子的母亲也托他把红包给我,让我感到意外;接着,学生的家长竟然也给我红包,令我受宠若惊;再后来,他的舅舅在早茶那里见过我后也给了我一包红包!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那么多红包!感觉真美妙!

DSC_2958

甜甜的情人节

标准

年初三那天,我在电话上告诉他,我在年初四回来城市,年初五开工后就回到家乡了。他在电话上一直问我:“那么赶啊?” 我一再重复“是啊!” 向他证实他没听错。挂了电话后,我才发现原来年初七就是情人节,终于明白他那句“那么赶”背后的含义。于是我传了简讯给他告知我刚刚才知道情人节的日期,他建议我们就提早庆祝吧!

结果那天,他亲自烹煮了两份鸡扒和香菇汤。记得他在完成烹饪大工程后说:“以后不买全鸡腿了,只买鸡腿就好,而且要去骨!” 其实我的要求不会很高,那一餐,我吃得下。

隔天我们到八打灵SS2附近,正当我准备走向小贩中心时,他突然牵起我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口里直念:“原来这里有一间啊!” 我一进到那店里,发现里头卖的是曲奇饼干,而且价钱不便宜。我好奇地问他:“你要买这个?不是很贵吗?” 他说:“这个很好吃的!”

我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这家商店的存在,虽然他说以前在金河广场一带就有了,但我真的没有看过。直到我看到侍应生包装好后,看见那熟悉的包装袋,才发现之前曾有朋友请我吃这种饼干,当时还好奇到哪里买这么好吃的饼干?原来就是Famos Amos曲奇!我真是井底之蛙啊!

吃着甜甜的曲奇饼干,忆起昨夜的晚餐,我对他说:“这个情人节你让我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