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光和爱》读后笔记

标准

xun

第44 – 45页

有些孩子像梅花。它能在冬天里绽放。生命愈冰霜,梅花的颜色愈鲜红。生命有多苦,所展现出的高度坚韧就有多令人钦佩。

有的孩子像昙花。它能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指引,不须任何光线。虽然昙花一现,可是那芬芳的香,总是让人忍不住在庭院里待至深夜。只为亲睹它的平淡以及所散发出的与大自然配搭的宁静。

有的孩子像向日葵,在炎日高照之下盛开。它是用自己全部的生命跟随太阳绽放。太阳在那里,向日葵就在那里。让人感觉这样的生命充满希望,充满激励。

反思:我是属于哪一朵花?

后记:

《寻找光和爱》是著名社会工作者冯以量的作品,每次阅读他如何描写求助个案的点点滴滴,可以感觉到在他的辅导室里,给人莫名的平静。或许,这就是个案最终得以卸下心防的原因。

 

评论而不建议

标准

我处在年龄较为年长的朋友群的几率蛮高的。对于他们的话题,很多时候基于尊重或不确定,我都保持沉默。没错,多数人眼中我的思想成熟,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会像个无助、懵懂的小孩傻傻地在一旁探索这一群人生经验比我丰富的长辈:“哦,他们是这么认为的,大人是这么想的。”

尤其他们在说着一些朋友“如何的不该,应该如何做”的时候,我这小孩突然觉得那个“当事人”被排除在我们处在的圈子之外,因为一群人,在针对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下评语,而当事人却不知晓,感觉有点不舒服。届时下次见到当事人,我当然不会告知他别人对他的评语,但我会因想起那天他不在场时发生的事情。

有时候我会想,人与人之间能否相处都需要缘分。有些人,或许在他人眼中如何不堪,但他身旁还是有可以与他相处得到的朋友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不能适应,别人“评论而不建议”的习惯。

小动作

标准

那天早上,他拨了一通电话通知我:“电话快没电了!在充电,待会儿你可能找不到我。” 当时我只是漫不经心地回应他几句。挂下电话后,突然才想起他应该是担心我找不到他,因为我曾告诉他,当我多次拨通电话,他都不接的时候,我是如何地胡思乱想,如何地恐惧,如何地焦虑。虽然只是小小动作,但我谢谢他记得,谢谢他愿意做一个让我安心的小动作。

只因我曾经沧海……

标准

这一段文字是我多年以前从报章抄下的,但是却没写下作者是谁,无论是出自名家或投稿者,都感谢他或她写下这段很有意思的文字,与你共勉之。

不曾一往情深,不知道什么叫做受伤;

世道不走一趟,不晓得人世间的冷暖;

只因我曾经沧海,所以我语重心长,

只因我曾无助,所以我陪你走一段。

剪报

标准

今天下午翻阅着以前整理的剪报簿,心湖微微泛起涟漪。原来,在多年以后,看着文章的标题,我依然可以大略知道文章的主要内容;看着那些被剪下的资料,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留下它们的原因;原来当年喜爱的文章种类,现在依然觉得非常受用……

剪报簿内的文章多数以一家报社出版的报纸为主,以前我并不觉得它的内容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在翻阅比较,真的觉得目前的内容难以吸引我的主意力,同时失去吸引我去剪下它的冲动。

无论如何,看着眼前一本本用岁月累积而成的剪报簿,心存感恩,同时也感动。它们是我青春岁月留下的纪念品,也表现出我对兴趣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