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

标准

也不晓得要说我们家是新时代的小康之家,还是说我们真的人丁单薄。以前我们兄妹三人都住在吉隆坡的时候,家里只剩下两位老人家,我们时不时会担心他们的情况。后来待哥哥和妹妹陆续搬回家以后,我的心里仿佛放下大石,总算有人在他们身边。可是,现在哥哥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妹妹只要一出远门,母亲在白天时间又得一个人单独度过几天。

我不是不想留在家里,但我也需要一个工作环境办事,所以每次知道这情况,我离开家乡的时候总有万般的不舍。我父母不至于七老八十,但他们已经渐渐迈入老年了,我就是会放不下他们,担心他们孤单啊!就算他们有再多地方可去,再多朋友可聊,也不及我们在他们身边,就算不说话,让他们“看着”也好!

不舍,真的不舍!

黄庭坚的轮回故事

标准

黄庭坚平素就很喜欢吃芹菜,在他中了进士后,被朝廷任命为黄州(芜湖;湖北省东部,长江中游北岸)地方的知州(知州是州的长官),就任时才二十六岁。有一天,当他正在午睡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走出州衙门的大门,一直来到一个村庄。他看到有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婆,站在家门外的香案前,香案上祭拜一碗芹菜面,口中还叫着一个女孩子的姓名。

黄庭坚走向前去,看到那碗香喷喷的芹菜面,香味可口,不自觉就端起来吃,吃完后即回到衙门。一觉睡醒,嘴里还留着芹菜的香味,梦境虽然十分清晰。但黄庭坚认为只是一场梦,因此并不以为意。

接连二、三天,每天午睡时,都梦到同样的情景,醒来嘴里又都有芹菜的香味,因此感到非常奇怪,认为不是在作梦,可能是真有此事,决心探个究竟。于是起身走出衙门,循着梦中的道路走去。令他诧异的是,一路行来,道路的景致竟然和梦中的情景完全一样,这样一直走到一个村庄,果然看到有个老太婆在门外,摆着香案,口中还念念有词,喊出一个女孩子的姓名,这个老妇人正是梦里见到的,就问她为什么摆着香案,供奉芹菜面,喊一个女人吃面。老太婆回答说:“前天是我女儿的忌辰,因为她生前喜欢吃芹菜面,所以我在门外摆着香案,供奉芹菜面,喊她吃面,我每年都是这样祭拜,喊她。”

“女儿死去多久了?”

老婆婆回答说:“噎二十六年了!”

黄庭坚心想,自己正好二十六岁,前天也正是自己的生日。于是再问她女儿生前的情形,家里还有什么人。老太婆说:“我只有一个女儿,她以前很喜欢读书,念佛、吃素,非常孝顺,就是不肯嫁人,到二十六岁时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死了。死的时候对我说,她还要回来看我。”

“她的闺房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黄庭坚问道。

老太婆指着一个房间说:“就是这一间,你自己进去看,我给你倒茶去。”黄庭坚走进房中,环顾四周,卧床桌椅,倍感亲切,这里的一切好像似曾相见。只见房里除了桌椅,靠墙有一个锁着的大柜。黄庭坚问:“里面是些什么?”

“全是我女儿的书。”

“可以开吗?”

“钥匙不知道放在哪里,所以一直打不开。”

黄庭坚想了一下,马上记起放钥匙的地方,便告诉老太婆钥匙存放的位置,找出钥匙,将打开书柜,发现许多女孩从前所写的文章。他细看之下,内心非常惊讶,他发现里面存放他每次参加科举考试所写的试卷,而且一字不差。黄庭坚这时才完全明白,他已回到前生的老家,老太婆便是他前生的母亲,老家只剩下她孤独一人住着。于是黄庭坚跪拜在地上,说自己是她女儿转世,认她为母,然后回到府衙叫人前来迎接老母,奉养余年。

后来,黄庭坚在府衙后园植了一便片竹林,并建了一间凉亭,命名为“滴翠轩”,亭中有黄庭坚的石碑刻像,他自已在刻像上,题了赞文说: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
作梦中梦,悟身外身。

(这个赞文的意思是说:自己好像是出家的和尚,但却留着头发;自己看起来像俗家子弟,但思想却脱离凡尘;我在梦中作了比梦还奇异的梦,我已体会到自己除了身体以外,还有灵魂存在。)

这是他自己发现他的前世之后所写下的感想。后来明朝的诗人袁枚(笔者很喜欢他的“祭妹文”)读到这个故事曾写下“书到今生读已迟”的名句,意思是说像黄庭坚这样的大文学家,诗、书、画三绝的人,并不是今生才开始读书的,前世噎读了很多书了,如果这一世才开始读,噎太晚了。

 

(近来阅读知晓几个关于轮回的故事,开始对轮回这回事有更深的了解。我常常也会好奇自己的前世。我生来就对民族服装有偏好,尤其是中国古装,总是觉得它特别漂亮,自己对文字和艺术品特别有感觉,我的前世究竟为何?突然很想去问三世书,呵呵!)

热气球

标准

原本他昨夜提议要一起去乘坐热气球的,但最后遭我拒绝。

记得好几年前,当热气球活动在布特拉再也开跑时,我就梦想自己有一天也可以乘坐热气球上空,可是当时价钱不便宜,他也兴致缺缺,而后来我也忘了,所以一直没有成行。

可是这一次我为什么拒绝?因为最近有好多事情要处理!还有,最近我的健康指数下滑到谷底,导致身体非常疲累。前阵子没到凌晨2点都不肯上床,现在还没到12点就累得倒下,眼睛多睁一秒都不行,多说一句话都想死的感觉!

没关系,明年我们才去吧!

 

 

放弃

标准

我其实想放弃,因为做得好忧郁,虽然明知不值得,但却坚持自己要做出好东西才放下,而不是做不好而丢弃。好吧,再过一阵子。

输不起意志力

标准

每当那些毛病让我筋疲力尽,冷汗直冒,苍脸白唇,连咳嗽都起不了劲时,我在无奈中总会自问很多问题:“你就那么不堪一击?你怎么三天两头就这样,不能好好地保持下去?其实,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躺在床上好好休养?但是长久下去不就什么事都不能做?”

年复一年,健康指数反反复复,我是如何走到今天?我想是意志力。

我输了健康,所以我输不起意志力。

我等。我忍

标准

就是那么地突然,两个恶魔从前后夹攻。我忍耐着,静待着它们离去。

忍耐,原来不够耐;受控,原来是假象。

睁开双眼,额头眼角都湿了。

没关系,我等。

没关系,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