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

标准

我曾经与你们一样,以为命运预言多少可以改变我的现状。然而,一次含有“诬赖”成分的语言让我彻底地醒悟了。

对于预言,你们依然疯狂,甚至有时我感觉到你们鄙视我“拒绝信仰”。但我好想问:预言让你知道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但它能改变事实吗?提早知道又能改变什么?

我向你们求救的时候,你们却把我推向别人。听到我求救呐喊的人救不了我,我希望可以救我的人却把我推向别人。

书局

标准

今日再次光顾中学时代开始光顾的书局,此店店名叫“大众”,但不是大家所认识的“大众书局”,而是小地方的一家小型书局。

我很喜欢这家书局,因为每次去那里购买参考书或文具,老板和老板娘都会给予回扣,我相信这也是为何店里经常门庭若市的原因。或许你会说他们特意把货品的价钱标高,然后在结帐时给你回扣,满足顾客“贪便宜”的一种经营手法,但是当我把货品价钱和附近的百货公司或文具店的售价作比较的时候,发现很多货品确实是比较便宜的。

在这里出没的除了学生,还有老师呢!老板与他们的关系也不错,就像朋友似的。

虽然是一家小型书局,但我发现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老实说这家书局的摆设和摆货方式说不上整齐,甚至在某些角落是凌乱不堪的,但是当你仔细观察每个架子上的货物,你会发现到很多新奇的货品,而且你在一般的大型书局未必找到的。比如收藏硬币的本子、卡片相框、现金保安箱、特别设计手工剪刀、工程科系学生专用的工作包等等。总之你想到的,想不到的都有!

反之,我曾到过鼎鼎大名的大众书局其中一家分行,要什么,没什么。那分行的书籍比较少,但就连一些基本的文具都没有出售,真找不到走进去光顾的原因。

此时,我又想起老式小型书局与企业化书局的差别。我们一般认为只有大型书局才有财力进更多种类的书籍,但其实我又觉得现实并非如此。有时候你到大型书局找一些稀有的书籍找不到,但你到旧式的小型书局碰一碰运气,店主常会给你惊喜,从隐秘的储藏室找到你要的货品,而且是布满尘埃的!

我在想,或许小型的老书店进货得少,但无论什么书籍或用具都进一些货,而大型书局是以“商”为准,只卖稳赚的货品。

所以,书局有进步吗?

 

可遇不可求的恩师缘分

标准

一段日子以后,我发现自己对于别人询问,或者要求帮忙的事情,很少甚至从不说:“我不会!” 别人问我的时候,如果我不在行,也会想一想身边哪些朋友可能会懂,或者到网络搜罗一番才回复。就算没有直接解决到问题,也尽所能提供资讯。我觉得这样我又学会了一些些新事物。

是我天生求知欲特别强烈,还是我的工作性质要求我必须拥有这样的态度,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让我有这样的性格,我有时会很疑惑。同时也问自己需要那么“好管闲事”,有时也把自己弄累了?

更奇怪的是,我的朋友找我帮忙的时候,从来不问我是否会不会,只问我有没有时间或者能不能帮忙?我在他们眼中真的那么能干吗?

然而,像我这样“无所不能”的人却经常陷入:“为什么别人的问题我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总是无人能够帮忙分担?”的窘境。是我没有叙说问题的耐性吗?也不一定是这样;是我还未遇上高人吗?或许是。

拥有一位可以了解自己,引导自己,培训自己的恩师是我心底深处长久以来的愿望。但日子一久我发现这种事,真的也有赖于我的福分了。可遇不可求。

星期天

标准

这是我这几个月来过得最平静的星期天。虽然心里还是挂着还未完成的最后三项任务,但心的负担真的轻盈不少。

我可以一边观赏Astro至尊频道连续播放的《唐宫美人天下》,一边将堆叠在卧房梳妆桌上的剪报、明信片、卡片等等一一分类处理。该丢的丢,该留的留,满意自己的效率。

还有,或许是人轻松了,自然对那些知识型、教育型的节目也比较能专注和吸收,之前有段日子只觉得观赏这些节目让我越加疲累。就连今日的周刊我也看得津津乐道,那是好久以前的自在与享受感觉,今日终于回来了。

我爱,这样的星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