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看兽医+ 你会有报应

标准

孩提时期的我,对于睡觉有所恐惧,只因为怕发恶梦;成长以后,对梦的内容已不再那么在乎,只是偶尔醒来,总会清楚记得梦的内容,然后就会怀疑梦里所发生的一切是否隐藏着什么信息,提醒我在现实生活的某些事情?

不晓得是否是换了新环境,还是近来繁忙的公事让忙碌的脑袋在睡眠期间依然兴奋不已,整夜的睡眠都被各种各样的怪梦所纠缠,清晨醒来之际,感觉仿佛是刚刚观赏一场不知名的闹剧归来,疲惫不已。

就好像前个星期日,害怕动物的我竟然梦见家里养了一只狗,狗狗生病了,母亲还要我载着它去看兽医。那可是我的新车啊!而且我不敢碰那毛茸茸的动物。但梦里的我果真开着那“笨蛋傻瓜”载着那只生病的狗去寻找兽医诊所。我还到处问别人:你相信吗?我载狗去看医生也!

再来就是有一晚,我梦见自己在开车,然后因为没有车位,所以把车子转到对面的路口,准备转圈出来,谁知抵达那里发现交通警察停在我车子后面了。我心想:“糟了,我没有开车灯。”接着,我不晓得为什么向前方的某个男士求救,与他谈话间中,突然来个第三电台的摄影记者,正为那男子录影。我为这个举动所激怒,就下车谩骂摄影记者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好歹也是个前记者,别以为我不懂程序?”后来摄影记者气呼呼地走了,我才发现原来我的车子就停在一家残障中心前院。我进去的时候,中心里的成员大喊:“他回来了!”从高楼的铁窗往外望,原来是刚才那位摄影记者带了一班人回来复仇,而且还载来一罗里的图钉,将外头部分的人活埋了。我看着刚才要取缔我的警察,向他求救,他却只是对我发笑,不采取任何行动。终于,我对着窗外的摄影记者大喊:“你一定会有报应的,就算不是在你身上,也会报在你孩子身上!”然后,我清醒了。

这些都是什么逻辑的梦?我不知道。

Advertisements

结婚那件事

标准

她们,都结婚去了。

一年前,还在想着结婚这件事离我十万八千里。我总是作着这样的一道数学题,假设我有五十岁的寿命,那么现在就踏入婚姻,走进另外一个家庭,那么我的人生岂不是只有二十多年的单身自由生活?

可是,一年后的今天,我时时刻刻都听闻到朋友们的结婚喜讯,熟悉的、一面之缘的、学院的学姐学妹……她们,都结婚去了。

当初哥哥说要结婚时,我并不感到稀奇,让我思考的是那位与我同龄的嫂子。她与我同龄,可是已嫁作人妻,那我在这里干什么?然后就是学院里一位比我年幼的学妹也宣布结婚的消息。再来,那位与我同龄的儿时玩伴兼表妹也在昨日完婚了。

一时之间,我好似感觉到“不结婚”就是怪象,就连亲朋戚友都一致认为下一个结婚的人就是我!他们想,都有了一个五年的对象,怎么就不“拉埋天窗”?但是撇开经济难题不谈,我会想真的有那么急着结婚的必要吗?结了婚,我就会一种固定的生活模式度过下半生,我就要这样过这一辈子吗?又或者你会问:“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会回答:“我不十分清楚我想怎么样,但我十分清楚我不要这样!”

老街道

标准

好久好久,没有像今天傍晚那样走在那条街道上了。

它依然如此繁忙,依然存有那股属于旧市区的味道。街道上的各个角落依然聚集着一群又一群的老人家。他们在树荫浓密的树下,在路边的食档里,在已经营十多年的茶餐室里。

然而我也发现,某家茶餐室被连锁商店取代了。除了这个,就没有多大的改变。

抵达那里时,大约六点钟,由于文件太大,所以打印时间被拉长至一小时。七时整,店主与店员急速地收拾准备打烊,我满脸歉意,只因我的文件还未完成打印任务。

走出店外,发现几乎所有的商店都有如旋风般地准备打烊。才七点,那么早就要休息?但我不感到惊奇,我明白他们为何如此“快手”。

我一面走,一面提高警惕。想起三年前,在还未搬离之前,亲眼目睹那三宗抢劫案,我更是火速地加快脚步离开。

智者跟愚者

标准

前两天,电脑发生故障,终于让我找到阅读书本的理由。很高兴地让我读到好几段具有人生大道理的文字:

1. 佛教认为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任何力量都不能主宰我们的命运,即使天神,也无法操纵我们的命运,我们才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主人,我们是创造自己的命运天才。神明没有能力把我们变成圣贤,上天也不能使我们成为贩夫走卒,成圣贤都要靠自己去完成,所谓:“没有天生的释迦”,只要我们精进不懈,慧命的显发是可期的。

2. “求神明,不如自己做神明”。我们向神明求助,只是增加希望和力量,但终究要自己努力,神明不能给你财富。神明不是我们的经纪人,也不是我们的会计师;聘请一个经纪人、会计师也要有利润给他,简单的几根香蕉、几粒苹果,就能求神明赐给富贵、发财、平安,这是不可能的。

3.  成功是经验的累积; 功德是服务的累积;名望是奉献的累积。

4. “结缘”,人给我,我给人,同等重要。

5. 水的状态由温度决定,人生的状态由自己心灵的温度决定。假若一个人对生活和人生的温度是摄氏0度,那么这个人的生活状态将全是冰,他的整个人人生境界也就不过他双脚站的地方那么大;假若一个人对生活和人生抱平常心态,那么他就是一掬常态下的水,他能奔流进大河、大海,但他永远离不开大地;假若一个人对生活和人生是摄氏100度,那么他就会成为水蒸气,成为云朵,他将飞起来,他不仅能拥有大地,还拥有天空,他的世界和宇宙一样大。

6. 智者跟愚者,其实都有愚痴的时候,只是愚者的愚痴是大家都知道,只有他自己浑然不觉;智者的愚痴是大家都不知道,而他自己却十分清楚。

摘自《东禅佛教学院月刊52-53期》

乘搭LRT记

标准

开车一年多来,已经 很少乘搭公共交通了。今日与T客户在Sri Pacific酒店有约。基于担心塞车,自己又不熟悉那里的道路,所以决定把车泊在某车站,再乘搭轻快铁过去。

根据朋友的说法,Sg Besi那站旁有个停车场,但我九点多抵达的时候,根本一寸空地也不剩了,于是我再前进,依据路牌摸到南湖站的总站。久闻新建的总车站有多么地宏伟,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去。

以前搭车时曾在那里逗留过,但因为装修工程在进行中,所以要从新车站到轻快铁站,还得费一番功夫。

升级版的轻快铁系统,废弃了印制票,改用了代币。售票机也不再使用按钮,而是在大屏幕上出现所有轻快铁服务路线,然后再付费。以前根据文字寻找目的地时逐个找,现在所有路线图尽显眼帘反而显得缭乱,我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找到”PWTC”。

轻快铁抵达某一站时,有个老伯上车撞了我一下,我看了他一眼,认为他不小心所以不以为然,谁知开车以后,他口里开始吐出三字经,间中还夹着政治谬论。我观察车上的乘客,大家的脸皮似乎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心想: 大家真冷静!

后来再继续观察,我发现乘客的脸上都是紧绷的,没有笑容。大家是否都生活得太疲累了?眉目深锁的,就连一个失常的人在喃喃自语也习以为常。

完成了工作后,我再次回到南湖镇取回车子,往八打灵市区驶去。

开车,或许可避免成为“ 人肉沙丁鱼”,避免浪费时间的烦恼,但偶尔搭公共交通,观察人生百态的一角,倒也是乐事。

加油,有事call我!

标准

这段日子以来,敏敏为了与生意伙伴的纠纷总是闷闷不乐,但任性的她总是将所有情绪藏在心底。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她也鲜少与他们讨论对策。

终于有一天,敏敏被复杂的纠纷难倒了,她不晓得该怎么处理,事情才能圆满。于是,她发了一则简讯给哥哥,询问他的意见。在敏敏眼中,哥哥虽然很有才干,但却很少理会,也不了解家庭成员的生活,但此时此刻,她无法再信任外人,她能相信的只有有血缘关系的家人了。

没想到,哥哥不但透过简讯给予全力支持,尤其是简讯的最后一句:“加油!有事call我!”更让敏敏流下热泪。这些日子以来,敏敏被人误会,遭人诬赖,让她感到自己四面楚歌,但坚强的她从来没流下一滴泪,但此时此刻,她为了那么一句简单的话语而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