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照人心……

标准

最近到医院做了胃镜检查,检查当天被注射了麻醉药,但我隐约记得,在我还未沉睡以前,我曾发出痛苦的喊叫。我从来不知道,胃镜检查是如此辛苦的!

回到家以后,看了医院录制给我的“胃镜检查过程”光碟,目睹那仪器是如何地在我肠胃游走,然后切割我肠胃里的息肉(以作检查),我感觉到自己是在观赏一部恐怖片。我甚至不愿相信,影片里的每一幕,就是我肠胃里的状况。与此同时,我不得为发达的科技发出连连的赞叹声。

要是,这发达的仪器可以映照得出每个人的想法,我首先会把那些诬陷我的人抓到手术台,探测他们的“心”的“制作材料”及他们的心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说些那些没脑儿的话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