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走快走,一样抵达

标准

由于本身没有自己的交通,所以无论去到哪里不是乘搭公共交通,就是动用自己的“11号车”了。若你问我在吉隆坡这个城市,没有车子不辛苦吗?我的答案是:辛苦,但却也有很多乐趣。

无可否认,四个轮子的速度确实比两条腿还要快,但同时也错过了观赏人生百态。若我坐在车子里,就不会感受到巴士站上的少妇在照顾孩子所表现出的母爱、不会见识到人们在应对公路损坏的“创意杰作”,不会发现原来路边的花儿在烟尘的笼罩下难以绽放……

记得几年前观赏过一部新加坡电视连续剧,对剧里的一段对白尤其印象深刻:“既然快快走,还是慢慢走都会抵达人生终点,那为何不慢慢走?”选择哪一种生活速度是见仁见智之事,但我想我会珍惜这段可以“慢慢走,慢慢观赏”的日子。

赤足

标准

我发现,我喜欢赤足的感觉。

站在湿滑的路面上的时候,我相信赤足可以助我避滑胜于鞋子;

奔跑在青青草原上的时候,我喜欢用赤足感受青草的柔软;

奔驰在公路的时候,我总觉得赤足才能让我有把握地控制时速;

鞋子弄痛脚踝的时候,我宁可脱掉鞋子赤足步行。

赤足,让我觉得好踏实!

人家说,我是个女孩,必须照顾仪态,可是我似乎顾不了那么多。

无论穿着轻便上衣,还是端庄工作服,

必要的时候,我还是会赤足。

或许,你会说我和乡下的野孩子没差别,

没错,我就是来自乡下追求实在感的野孩子!

 

忽视问题

标准

有时候,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其实都看到一些问题都存在,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总是选择忽视它的存在,仿佛这样对现状会比较好?

但,有时候,这样做并非不是件好事,因为埋藏深底的问题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后自然有解决办法,而且也让当事人换得一时的轻松自在。

免费教育的理想

标准

前阵子,我透过一个专页认识了来自台湾的朋友。在偶然的机会下,我知晓她对相学有研究,尔后她也根据我的面相给了我不少指点。

昨夜,她与我分享了更广泛的相学知识,触及我国的国运及政治局势。更早以前,我对政党的支持是属于一面倒的支持状态,但后来当我透过互联网看到许多各政党互相揭露他党的“臭脚”,再加上各方人士的评论,我突然开始迷惑了。

我自认年轻的自己还没有有足够的能力去分析谁是谁非,尤其是面子书上所分享的所谓部分的“事实真相”,我会认为它们会为了击退敌党而制造虚实,而我也没有辨识的能力。久而久之,我变得不再跟进新闻时势,甚至对于人们“上街行动”的目的只有片面的了解。

可是不晓得为什么,昨夜看这位网友分析我国的局势,突然感觉到自己其实身处紧张的环境当中,而我有必要去尽自己的力量去做一些事情。尤其是提起大专生为了争取免费教育及废除高教基金贷款而在独立广场扎营事件时,我的心被揪了一下。

我想起当年中学毕业后,我一心想念大专,可是父亲一句“没钱,去念中六就好!”就把我的心打入谷底。我好不忿,好不甘心,因为没钱就得选择自己不喜欢的路?后来要不是母亲偶然在报章上看到奖学金的广告,而我一心为了前途而不放过任何希望去申请,今天的我肯定束缚于生活环境中,因为当年的那一步真的改变我很多东西!

当然,当年的我还是懵懂的,我相信其他国民更是没有想过高等教育其实是可以免费提供的。然后我们就因家境关系而“甘于认命”。为了教育贷款,很多大专生还未毕业就背负债务。

可是没关系,现在我们懂了,我们当中有人勇敢站起来向“大家长”表明争取,我们并没有“不懂事”地使用暴力,可是为什么到最后不但没有得到你们的关注,反而还受到伤害?我们只求“有书读”,如此而已。

目前,这批大专生的消息完全被主流媒体封锁。他们面对如何的困境,外人很难知晓。要是我们继续漠视他们的存在和举动,那么免费教育的理想不但不能落实,那么这个国家从此也将流失更多的英才!

疯了?

标准

最近,为了协助两家福利团体筹办活动,在时间和精力分配上开始感觉到吃力。就是不晓得时间是怎么样从键盘间溜走的,心想下次不要在同一个时间加入两个筹委会了。

可是今天在搜索资料时,不小心“闯入”大马妇女权益维护协会( Woman’s Aid Organisation, WAO)的官方网站,然后就好奇逗留了一下了解多一些。
当我看到“成为志工”那一栏时,眼睛竟然发亮,然后看到其中一个需要的服务是“替孩子补习”时,心里呐喊:“我要去!”再看看这中心的地址,八打灵再也,不远嘛!心里更是蠢蠢欲动!

我,上一分钟才“求饶”,而且目前那两项活动的筹备工作还没结束,现在又如此反应?我是不是疯了呢?

别问我为什么

标准

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有些事情是理智化解不了的。

别问我为什么,因为心里感到受伤,就不能因为别人认为你没有理由受伤,而不感到受伤。

别问我为什么,

因为有时候压抑热情,

是保护自己的方式。

别问我为什么,

因为答案是如此简单,

却不易让人明白。

别问我为什么,

因为答案只有

天真

愚蠢

迟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