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

标准

很久以前,学院讲师曾提起,塑造形象很重要。那个时候,我不以为意。只知道为了呈现作业的时候穿上上班女郎服装的时候,大家称赞我很漂亮,但那个时候的我,别人说我漂亮,我都认为那是客套话。

工作以后,我开始穿得很正式,但后来看到有同事只穿Polo -T上班,公司没有说什么话,甚至我在公司内赤足,老板也没说什么,还有样学样,我更是大胆放肆。唯有需要出外见重要人物的时候才特别装扮。

后来辞职以后,我开始让自己穿得不一样,务求专业形象,但对于装扮一直不在行,总是没有达到效果。

前阵子,与几位对于我的职业有初步了解的朋友共进晚餐,其中一位朋友向另外一位还在疑惑中的朋友解释:”她的工作形象应当是那种穿得花花绿绿,头发蓬松或者爆炸头,有艺术家颓废的那种形象。”我表面安静,但是在心里既觉得好笑,又难免心虚。

这几天在面子书上上载了几张个人照片,从网友的评语惊讶得知,原来我拥有的是“学生形象”!这叫我情何以堪?保持稚气,青春常驻是可喜之事,但少了专业形象,能力常被质疑。

天生就这张脸,改变得了还是改变不了呢?

Advertisements

接受他人付出的胸襟

标准

左盼右顾,他终于回来了!他不在的那段期间,我一个人其实也思虑很多事情。

当家里的滤水器无法打开时,我想找人帮忙,一时间却想不起可以找谁,一半原因是自己从来不爱求人,不爱麻烦他人,另一半原因是我发现自己没有一个朋友是那种友好到可以让我毫无顾虑地“请”他们帮忙。

我在想是自己思虑太多了,还是我与他人保持距离的性格导致我在需要帮忙的时候有这种复杂的感觉?

对于朋友的难题,我从来都尽力帮忙,而当我需要帮忙的时候,我却认为别人不一定帮忙我,或者许许多多否定的想法。我宁可委屈自己将就饮用不怎么干净的水,却也说不出一句:“请你来帮我!”

或许再一次验证那位网友的话,她说人要有接受他人付出的胸襟,而我就是没有。

忆那一年的工作

标准

忽而,我想起了从前的工作情景,想起自己在他人有意的讽刺言语中,依然懵懂天真地回应,想起自己被围剿而不自知,想起那些我认为是带着善意共事的人原来都不是善良,心中再次起了涟漪。关于这个过去,我仿佛还没给到自己一个完整的交代,所以总是在触景想起时,有点不愿继续勾起的心态。

当我默默地接下其他工作,他们却认为上司偏袒我而减少我的工作量;当上司忍受不了他们拖延与埋怨的心态而把任务交托于我,而我却胜任的时候,他们却也不满;当新来的上司也满意我的工作效率的时候,他们依然对我冷言嘲讽。

后来的一段合作关系,人家依然把我当棋子,在合作的最后阶段怀疑我的真诚,最终为我,甚至接触的朋友套上莫须有的罪名。

那些事情后,我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一度怀疑自己的处事态度,一度迷失,然而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在职场独战后,有人赞赏我的工作态度,有人说因为我的责任心放心与我合作,有人在看到我的文字后给予好评且对我抱着好奇心,有人至今依然赞赏着我过去的努力成果,我终于明白自己处在正途。

看清楚了,原来那些对我不顺眼的人也只不过是实力不如我,也只不过是自卑心作祟。当时我的错只是在于天真地信任他们,错在不懂得处理工作上的微妙心理与互动。

想起还是有点无奈,然而却也要感谢那几年的经历,今日我才可以看得那么清晰。

标准

傍晚,看着前方那双双对对的形影,恍然想起身旁有他的日子,那种熟悉得近乎陌生的感觉。再想,要是他从未出现,如今我触及此景,是否不会有不习惯的感觉?

也罢,人总是贪心的,要是我不曾与他牵手漫步,如今我会羡慕那对形影。

他终于捎来了好消息,这个礼拜肯定可以回来。我不断地确认时间,不想错过迎接他的时刻。他却说:“继续安排你的行程,不用管我,我回到会联络你!” 我……怎么又是一阵莫名感动,这样的说话方式,这样的安排方式,要他做到,我从未刻意等待,但却被我等到……

标准

远了  距离就这样走远了

几颗心 曾经毗邻

而今 逃离

我不怨  只是有那么丁点的失落

情何以散  即可看出建于何

是啊 就那么不堪一击

终究 一切都是枉然

 

望夫崖

标准

我说,如果现在我是站在望夫崖等他,那崖早都断了。

他说,有那么夸张吗?

他离去第33天了,日子比前年多了一截。忘了从第几天开始就不断问他的归期,每次预测的日期到最后因为另一堆文件档案而把事情压了下来。

想念吗? 嗯,真的好想念。

你不是独立的女孩吗?不喜欢每天都粘在一起,没有他在身边也可以过得好好的?

厄……但这日子好像有点长。换个角度想,如果他不会让我想念,那么他在我生命中的意义实在需要重新思考定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