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的孤单

标准

我一直期待重返那个地方,那个三年前为了公干而旅游的地方。

喜欢它那现代化格局,却又弥漫着亲切的中华气息。

伫立在那辽阔的街道中央,面向远处的钟楼,抬头仰望将近夜晚的深蓝天,思绪飘游。

虽然上半身已裹着一层披巾保暖,但依然感觉有点冷。也好,至少那有助于保持清醒。

街道上,人来人往,擦身而过。我不期许任何人为了我而停下脚步。

别理我,让我好好思考这一路我是如何走了过来;别理我,无依无靠,无人无物,或许就不需要犹豫太多;别理我,哪怕我泪盈满眶,也就让我尽情宣泄吧!

我只享受那一刻处在人群中的孤单。

一周年纪念

标准

中马票都没那么准,虽然我买马票的机会少之又少。

去年的6月14日,我因忍受不了肠胃的疼痛,到医院做了胃镜检查,结果被诊断出肠里长了三颗息肉,但处理后就无大碍了。我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何月何日是因为那一天是父亲的生日,我在医院9个小时后,就立即到餐馆与一家人会合为父亲庆生。那也是哥哥第一次为父亲做庆生安排。

直到今天,也将是相隔一年的事情。是啊,真快就这么一年了,哥哥那时候的女朋友,如今已成了我的大嫂。

偏偏就在此时我的胃又经历胃镜检查前的那种痛。对,痛可分很多种,而我现在经历的痛,就有如去年检查前,经常觉得胃胀气,然后会莫名绞痛至冒冷汗的那种。无论是喝温水还是做任何舒缓动作,还是没有很大的起色。这好像是一周年的纪念也!

你问我害怕吗?我其实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凌晨四点钟

标准

凌晨四点钟

手指依然游走

那黑色按键上

倦了吗

眼里布满了血丝

看见了吗

 

沉默不语

红核隐隐作痛   淌血

核内深处的回音

几乎把你吞噬

 

整装待发的旭日已在催促

就寝吧

就是不爱穿鞋

标准

我是个不喜欢穿鞋的女孩,说真的要不是外头公路粗糙或地上肮脏,我想我真的会赤脚出门。

每次出门我当然会穿鞋,但是只要一有机会坐下,我都会偷偷地,或者是光明正大地脱下鞋子。此举虽然多次令人看了乍舌,但却还是一意孤行,觉得没有摒弃这习惯的必要,因为没有穿鞋的双脚,真的凉爽有舒服啊!

以前到公司上班的时候,开始时我还担心破坏自己在老板心目中的形象所以还会“勉强”穿着那皮鞋,后来公司的设备装潢齐全后,冷气很冷,我又“自然”脱下鞋子让脚和地毯摩擦取暖。后来干脆光着脚丫在公司自由走动。

第一次那市场部的同事看到了,就问我:“你怎么不穿鞋?”我回答:“舒服啊!”然后他不可置信地说:“今天你生日怎么可以不穿鞋这样走?”虽然我不明白生日与穿鞋有什么关系,但我还是回答:“哎呀,我本来就是乡下妹,就是这样的啦!”那同事也不再说什么就走开。

后来,老板在某日也发现我有此举,也惊慌地问:“你怎么不穿鞋?”我腼腆回答:“我每天都这样,舒服啊!”老板只是露出慈祥微笑。然后有一天,老板在接近下班时间走出办公室外,光着脚。再后来主编在办公时间也不时光着脚在整个部门打钻。更好笑的是,我们的市场部经理忍受不了我们的习惯,特地买了两双鞋,供我和老板在办公室穿。

前些日子的一个晚宴,我为了配合场合穿了那双自认最好看的鞋子(我也只有那么一双)。如预料之内,那晚下来我觉得双脚好不舒服。当我有机会坐下的时候,是与其他筹委在酒店会议室的时候。我又“自然”地脱下鞋子,结果其中一位男生惊呼:“你为什么脱鞋?”我回答:“很热啊,脱了凉一点!”看他表情好像第一次看到那么不顾仪态的女生,哈!

没办法,我就是享受双脚干干净净凉爽的感觉!

睡觉也皱眉

标准

好久都没这么头疼了?难道是因为我想念它,它才来找我的?

前晚与昨晚,仿佛觉得自己的头快爆了。就是不晓得为何就是感觉很疼。
前晚不但头疼,还因泻肚而感到全身虚弱不已;昨晚虽然减轻,但还是感觉很虚弱,而且腰酸背痛的。

前晚虚弱得只想躺下的时候,紧闭双眼,不断揉搓肚皮,不知多久才入眠;昨晚收到头痛的讯息就急忙向面子书聊天的朋友告辞,取了充电的热盐枕在全身疼痛的部分“烫一烫”,许久才感到有所纾解,然后踏入梦想。

这两个夜晚,我连睡觉都皱眉。

你我非故知

标准

你我并非故知,在加入这个圈子以前,我们从来只是没有交集的陌生人。奇妙的是,当我们齐聚在此,不必多余的背景介绍,竟可以很有默契地同心齐力,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跨越一次又一次的障碍,创造无数成就。

你我并非故知,在没有参与这个圈子的日子里,我们甚至从未有过所谓的“联络感情”举动,但是当我们相聚在此,却能在没有纷争的情况下完成任务,甚至可以相互倜傥,不伤感情。

你我并非故知,或许在平凡日子里,我们不会思念彼此,但当我们再次相会,两颗心却从未有距离。

你我并非故知,但却是我心底特别珍惜的志工战友。

 

(谨以此文献给“2011无障碍醒觉运动”晚宴的志工战友们。)

邱泽——你知道我爱你

标准

喜欢这首歌的旋律,喜欢它叙说着纯真、至死不渝的爱情。
——————————————————————————
你的每个呼吸 都让我心动
你的一颦一笑 都让我颤抖
远方的你可知我在想你
不管多少时空阻隔 我都不停息
站在雪地的你 是多么美丽
你穿着我送你 红色的大衣
你对我说 今生若不能一起
我愿意来世等你
直到我们永不分离
你知道我爱你真心真意
你知道我永远都不放弃
这人世间纷纷扰扰
只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我知道你爱我胜过自己
我知道这份情此生难寻
这雾已经慢慢升起
我们的爱已变透明 映在月光里
站在雪地的你 是多么美丽
你穿着我送你 红色的大衣
你对我说 今生若不能一起
我愿意来世等你
直到我们永不分离
你知道我爱你真心真意
你知道我永远都不放弃
这人世间纷纷扰扰
只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我知道你爱我胜过自己
我知道这份情此生难寻
这雾已经慢慢升起
我们的爱已变透明 映在月光里
你知道我爱你真心真意
你知道我永远都不放弃
这人世间纷纷扰扰
只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我知道你爱我胜过自己
我知道这份情此生难寻
这雾已经慢慢升起
我们的爱已变透明 映在月光里

谈亲子

标准

你对自己的父母有什么看法?没错,我们都知道父母是疼爱着我们的,而我们也爱着父母,正因为这份爱,我们不可能对彼此没有意见和想法。

最近在机缘巧合下参办了双亲节活动,在面子书看到朋友分享他孩子对他的想法及我观察到的一些事情都与亲子关系有关,于是乎有感而发此篇分享文。

故事(一)
朋友与丈夫十分忙碌,甭说大小家务事,就连要定时把自己喂饱都是个问题。自从有了孩子后,他们都尽量给孩子最好的,但因忙碌的行程而无法在孩子饮食方面多花心思。结果孩子不知是遗传父亲的削瘦身材,还是真的缺乏营养而不如一般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结果去到哪里朋友经常被他人“训”没有把孩子照顾好。

联想:我记得我们自小都是在母亲的严管下长大,去到别人家,长辈要我们吃,或给我们任何物品,我们都会问过母亲,结果大家都说母亲好凶,孩子怕成这个样,其实我们身为孩子并不完全是因为母亲严厉才过问她,而是那是种习惯嘛!

再来就是我经常生病,然后亲戚会说母亲没有把我照顾好才这样,哪怕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有照顾自己的能力,还是会有亲戚这么说话。很多时候都很内疚。我生病又不是母亲想要的,她看到我这样已经很担心了,还要承受外来人批评说她不是个好母亲,我虽未曾当过父母,但我觉得如此的评语对于父母而言都是最深的痛。所以,我有什么病痛都尽量不让亲戚知道!

故事(二)

双亲节活动上,一位筹委同伴在分享环节说,感谢他的家人这一路来对他的呵护照顾,但他希望他们放手,让他重重地跌倒一次才能长大。哈,一般孩子都把父母当成自己受伤后的后盾;但要父母看着自己受伤而不给予协助的真的少之又少。

联想:不要说父母,就连一些带大我们的长辈都有这样的矛盾。他们心里一方面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强大的个体,一方面又有很多的不舍。就好像我12、3岁的时候,婆婆经常叮嘱母亲要让我们学会做家务,可是当我在婆婆家洗碗的时候,她又心疼叫我不要洗,真矛盾。

我记得18岁那年,我说要来吉隆坡的时候,母亲问我:“不怕吗?”我回答:“怕就不用长大?”其实也难怪她担心,那是我第一次离家,我们在吉隆坡没有任何熟悉的亲戚朋友,一切都要靠我自己。我当然也害怕,但我当下的心情也和那位分享的同伴一样,想脱离父母的怀抱,证明自己没有庇护的情况下是否有能力照顾自己?

然后我又想到很好笑的一件事情。很多父母经喜欢嘲讽孩子:“翅膀硬了,不听我的了?”言下之意好像我们不听话就是表示要离开他们了,搞到孩子是罪人。其实我想问:“你们辛苦把我们养育长大,不是希望我们的翅膀可以变硬,有能力出外找食物,再回巢反哺吗?怎么搞到最后”翅膀变硬”是我们忤逆了?

故事(三)
朋友在面子书上分享女儿在偶然的机会下吐露出多年来因为她的不信任而把委屈往肚子里吞。

联想:
我也是那样的孩子,虽然我会经常向家里“报告”在外的活动,但其实真正棘手的难题我是直接省略掉的。几年来,住在外面的时间多过留在家乡的时间,所以无论在性格上,思想上或多或少都会与当初离家前有所改变,这是家人难以察觉的。

所以很多时候父母说:“你是我生的,你怎么想我会不知道?”其实,这种说法真的是大错特错。他们未必知道我们的真正想法的,就算我们尝试沟通,但基于上一代的观念及生活环境的差异,他们也未必可以认同接受,所以如何去协调,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后记:第一次这么认真“谈”亲子,呵呵!

安眠

标准

我只求个安眠,但为何总是不得要领。

近日为了要入眠,总需要一番抽蓄和挣扎。然后入眠以后,总有各种古怪的梦境入侵,有时感到是现实,有时感到是梦境,傻傻分不清!

我既觉得恐惧却也无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婆婆,每次我生病的时候你就会出现在我梦境,昨晚你又来访了,我真的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