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标准

车子开向回家的方向,我的心依然在拉扯。为何人人都去了,而我却还是选择回去?我心里是大力支持的,是因为这不争气的旧患在此时复发,还是我那股心愿力量不够强大?

可是我真的想参与其中,可是我真的脸青乏力。

Advertisements

阿嬷回来了

标准

病得一塌糊涂 之际,梦见了久违的阿嬷。梦里,我们一家出外旅游,无意间“遇见”了阿嬷!我趋向前问阿嬷怎么会在这里?她回答我她参加旅行团。

之后阿嬷说用餐时间到了,要到前方领取她的餐点。我挽着阿嬷的手一起前往,阿嬷的身材还是我印象中那样壮大。

母亲突然出现指向一桌食物告诉阿嬷:“食物在那里!”

可是阿嬷责骂她说不是。

后来,我看到阿嬷走到一张写满名字牌子的桌前领了一杯美禄,我转身向母亲说:“原来阿嬷有免费餐!”

忽然,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一看屏幕,是母亲拨来的。“怎么样?病得惨惨了?”

我虚弱地说:“还好!”

接着母亲说:“我在拜阿嬷!”然后就挂了电话。

今天是七月十五,阿嬷回来看我们。

未完成的事

标准

近乎两年了,我让自己慢慢从那个圈子退出快两年了。我以为淡出以后,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再牵动我对这个圈子的情感,只是事情的进展似乎不如我所愿。

第一年我告诉自己,或许我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整理和调整心态。可是到了第二年,旧同伴的邀请依然不断,请求协助的次数也从未减少过。虽然我已经暗示或明示不少人,我做这些事情的岁月时期已经过了,我已经转向人生的另一个跑道,但他们好像不当一回事。

我该责怪他们的不通情达理吗?我该怀疑他们是假装不知道我的不情愿吗?或许我也要责怪自己不够干脆。当那两个被我搁置许久的专页,依然有人按赞,而且在信箱询问问题时,我竟然会觉得,别人要找善心人士那么困难,而那么多自愿者找上我,我不搭建求助者和提供协助者之间的平台,那不是很可惜?我很意外,经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内心还有那么强烈的意愿!

近来,我又因为一些事情而被“牵回”圈内,重新与这些朋友密切联系。我不禁问:是不是还有一些事情我还没完成,所以一直有一股力量一而再地把我拉回去?

次数变多了

标准

或许是馋嘴让腰痛复发,疼痛得影响了睡眠;或许是工作的忙碌,让我少了呼吸的空间;或许我真的疲惫了……我会来啰嗦,是因为我发现,近来有好多次,我要爆发的次数变多了。

冷静

标准

对于你第一时间的坦诚,我感恩。

我很冷静,真的。虽然我的脸皮微微震动,炽热温度上升,心跳开始加速,但我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其实不确定你认为我会冷静的表现是什么?若无其事,活动照常?抱歉,我发现我不能。你的那句“多等一天都不行吗?”令我几乎激动起来。不能!这种事情越快解决越好,怎么可能等待?不可能!因为我是女人!

我内心虽然认为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你平日的糊涂和善忘令我犹豫了。我极度地害怕。

你问我:“如果真的有发生,怎么办?”我根本回答不到,因为这是我从未想过的状况!

情急之下,我陷入了“因果论”和“阴阳协调论”,我以为有些事情得意,有些事情就必须失意,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拥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