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的痛

标准

我一度以为,那段日子,那段日子的回忆,已经离我远去,但当我翻开经历那段日子的“证物“时,一幕幕曾经完全不当一回事的一些画面,竟然在回忆之际,令我的心发怒发痛。

那个不负责任的人,在我为他在客户面前挡了几刀,却在我提醒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那个为他在背后接下不少工作,最后却投诉我的工作被分配得最少的人;那个我以为获得照顾,却原来最后才发现自己是他布局棋子的人;那个曾经我尊敬并且尽心尽力,最后却获得否定的人;那个曾经一起努力打地基,最后却在大楼稳固时亲自毁掉它的人;那个曾经以为可以依靠,但最后却背叛我的人;那个曾经借坦诚之名,最终却用刀捅到你背后的人……

最终,最气愤的还是那个曾经傻傻信任唯美世界的自己……

许久以后的现在,我承认了,也疏解了,从此不再提……

明月。残月

标准

明月高挂

你心却如残月

黯然无光

你问明月

何时才能拥有它

明月说

你只能欣赏它

你问明月

何时才能逃脱黑暗

明月

将答案归于沉静的暗夜

生活的选择

标准

毕业后总是为了生活忙忙碌碌的,从开始的目标清晰到现在的迷茫,脑海中突然浮现多年前在书上看到的故事。

内容大略是:有个富翁闲空时会抽出时间钓鱼,他在河边常常遇到一个钓鱼的男人。

某日,富翁终于忍不住问男人:“年轻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悠闲在这里钓鱼,不必工作吗?”

男人回答:“我的工作是钓鱼啊!我每天把钓到的鱼一部分卖了赚家用,剩下的就带回家当晚餐。”

富翁说:“你怎么那么没出息,难道你不想过好日子吗?”

男人好奇地看着富翁。

此时富翁开始倚老卖老地说起大道理来:“你应该到社会上打拼一番,赚取一大笔钱,大约20年后你就会有一笔钱,就可以过好日子,天天来钓鱼了!”

男人说:“我现在不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吗?为什么要等20年后?”

原来,生活是可以选择的,只是我们都选择了让物质牵着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