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文字出卖

标准

今日虽然没有一直守在面子书上,但几次回去都看到一位FB友分享的文字,尤其那句”用言语来伪装” 不断在脑海中盘旋。

我这人性格很直,遇上谁,只要我确认他是“安全”的了,就可以叽里咕噜地天南地北地谈天。虽然我的样貌总是不易近人,但我就是有办法在让人家认识我以后静听我说话。反而是在我常常与一些“好人”交往一段日子后,身旁就会有年长的朋友提醒我要提防某某。我不知道与我交谈的对象究竟对我的话相信了几分,但是现在的我还办不到,说话前经过脑袋过滤,顾及种种因素才化为言语。所以我说话总是8分真,除非我先前知道了内情,偶尔会“美化”

相反,我反而觉得自己对文字不忠诚。有些时候想表达一些事,“保安森严”的内心总是不允许文字直白,而是设定了重重的密码。我写出的文字总是属于意象,很多时候不是心里的原稿。那些文字或许只有我自己明白,或许只有深切体会过类似感受的人才能意会。

然而,偶尔当我用文字表达感受时,心里同时也诧异着原来没有浮现在脑海的一些发现与感受,竟然在落笔时一一跳动在眼前。

是的,我常常被自己的文字出卖。

贺老太

标准

当我观赏港剧《天梯》大结局时,才发现此故事与我之前在电邮所看到故事的略有相似,搜索了谷歌证实果然不出我所料。

它是改编自重庆的一个真实故事。上世纪50年代,20岁的重庆农家青年刘国江爱上了大他10岁的寡妇徐朝清。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他们携手私奔至深山老林。为让徐朝清出行安全,刘国江一辈子都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如今已有6000多级,被称为“爱情天梯”。

看完整部剧后,苗天对古心月的痴心与无条件的爱让我无话可说,顾心月为了家庭的付出与忍辱负重令我敬佩,但最吸引我的角色是贺家老太太。

此角色与真实版故事完全相反,据说徐朝清的家婆认为媳妇克夫而责备她,将她赶出家门。剧里的贺老太不但不迷信、不守旧,而且是个非常开通的老人家。尤其她对顾心月这个媳妇的疼爱更是许多家婆办不到的。最后为了顾心月的幸福,她甚至为自己寻找安顿之处,然后说服媳妇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同时也没有强硬把孙子留在自己身边,只因她不想顾心月有后顾之忧。

一位身在豪门的家婆要做到如此(即使故事背景转到现代),几乎就只有在戏剧里才能看到。

 

夜市

标准

一男一女站在夜市的档口前好长的一段时间,耐心地听完推销员的讲解。最后还是买了,在夜市用哪个价钱买下,还真的不便宜。

离开档口后。

女:如果不是我走路一直很辛苦,我才不会花那么大笔钱。

男:如果不是你的脚有问题,我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现代人的孤单寂寞

标准

母亲说,现代人真的好孤单寂寞啊!她说无论她上菜市场遇上卖菜的小贩,或逛超市给了某销售员业务,这些陌生人在聊开以后就一直说个不停,连家事都会告诉她。

她说:“我其实买好了想走人了,他们一直讲我都不好意思离开!” 尤其是老人家。

我想起以前工作的时候遇上的是老人家,他们也是会讲得特别多,仿佛有人来找他们说话实在难得,一直抓住你就是了。

嗯,可能没有办法,也不懂怎么像年轻人那样对着屏幕说,那就对陌生人说咯!

潘朵拉的盒子

标准

那是个隐藏已久的宝盒

保存了好久

好久

 

相信没人会想去打开

这个潘朵拉的盒子

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存在

 

盒主曾有意出售

却又犹豫不决

一直在店来踱来踱去

偶尔摆到架上吸引了来往顾客的目光

想想还是决定收回

 

虽然那个盒子脱手后

他或许就得救了

但却也怕盒子没了

希望也没了

 

就这样

盒主在害怕与自怜中

守着那个盒子

守着那份自作孽的悲哀

守着那份没有希望的希望

 

在这人世间

 

 

心月

笔于2012年10月28日

 

假设

标准

假设长期如此,是否可以去面对?

假设面对也无法解决,逃避是否是最好的?

假设逃避依然无效,那么将心麻醉又是否可行?

假设连麻醉都起不了作用,那么是否就该以痛制痛?

假设连痛苦的比较都无法让心里舒服些,那是否能把痛苦化成习惯?

假设习惯都无法找到平衡,

假设都还只能是假设,

假设依然是假设,

假设就是无止境的空假设。

 

 

心月

笔于2012年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