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守空房

标准

那天回来,看着客厅和厨房的灯都亮着,我的第一个疑问是:“这两盏灯亮了多久?” 那一晚,主人房房客也没有回来,接下来的几天也是。这下,我可乐了,独自一人享有一整间房子呢!

男房客在的时候,我总是无法安心地在客厅看书、运动、洗衣和煮食,总是不喜欢他在我活动的范围出现,觉得怪不舒服的!

这几天,因为没有人在,所以我一天内可以耗上三小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阅读,开着风扇又可以让衣服加速吹干,而且还可以一边看书,一边煮食!

由于最近的步伐可以放慢,所以也思索不少事情,感觉真好!明天(今天)就去出席“点燃原住民的希望”影像会及分享会,深一层了解原住民的生活和困境!

 

目的地

标准

前路,我其实有方向,有路线,有目的地,却卡在路坑里。虽然我气愤你劝我改路,但我也明白自己耗费了太多的时间。

以前总以为因为没有分享所以不了解,才会有分歧,后来分享了,大派定心丸,结果反而更糟糕,这是必须接受的考验吗?

我想说,更严重的事情我都一个人走过来了,所以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事情还要严重得可以令你再去忧心。只是你不知道,只是我不能让你知道,所以就这样继续吧!直到我抵达目的地。

这个圈子

标准

近两、三个月来,我和那个圈子画了一条粗而显的线。有时,我也问自己:“有必要做到这样吗?” 但很快我又自答:“是的,我需要!”

要我重整对一件事情紊乱的思绪,我确实需要彻底远离和那件事情相关的所有人、事、物和环境,让我从另一个环境寻找解答。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要栽就栽得根深蒂固,决心要走也可连根拔起,虽然这过程中耗费的时间往往比较长,但我终究是这样的人。

当那个圈子的她诉苦的时候说别人希望她做下去,我只是坚决告诉她:“别人的意见是参考,自己的处境自己最清楚!” 我不晓得,对我而言问题和答案就这么简单,我不明白的是她为何要把太多的情义担在肩膀让自己不成人样?我这么说的时候,她说我不理解她的处境,说有一天我走到那一步就会明白,但我告诉她就算我走到同样的处境也未必能完全理解,因为面对问题的态度不同,结果也当然不一样。还有,理解你,理解你的处境的人未必就帮得到你,而是懂得教你转弯,而你愿意转弯,事情就能有所改善。

有时回想,这些年来也实在有太多解不开的情和理,但那些在“现在我想要什么?”的问题面前,这些情理显得不那么重要。因此,我拒绝了一个人的挽留。可笑的是,当我告知这个决定的时候,对方依然认为我会因为挽留而回头。不,这一次我坚决地拒绝。人,总不能原地踏步,尤其发现已经是时候迈进的时候。

我带着同样的使命,开始走入另一个领域。这个圈子教会我的事情,我铭记在心。

 

勇敢说梦

标准

两个早晨的初始,梦想的决心被同一个人打击。

心,难免失落。

终于体会到“勇敢说梦”这句话的“勇敢”原来不只是说出来的那一刻需要勇气,而是说出来以后面对他人否定的勇气。

特别难过,只因那个人特别亲,特别爱。

分享并不一定获得认同和理解,分享换来的或许只是被否定的失落,一切仿佛都是枉然。

没事,只是失落难过,没有责怪。明白的,做到了就是最好的证明。祝福自己。

但愿归来

标准

其实,还真的想念,还真的有北上的冲动。

在你离开的开始几天,每日傍晚时分知道你不是在隔壁那条街,心难免失落。直到后来习惯了,也想看看你。

听到你说鼻窦炎可能发作,心里又开始担心。

但愿天佑关丹,让你可以早日归来。

祭品

标准

今早,我依然是6点多就起床。今天是阿嬷的祭日,一如每个大日子,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我会尽量回家,母亲在准备食物的时候,我还可以充当“厨仔”,洗碗碟、收拾用过的盆子或帮忙拿些用料。

待命的时候,我坐在厨房的门口,看着母亲忙进忙出,思考着每次都是母亲为先人准备,将来谁为她准备?没想到,心有灵犀,母亲也同时念念有词:“如果我不在,应该是你爸在煮了!” 听了难免失落,我们这一代没有人有本事煮出一桌祭品。

那些职场上的人

标准

昨晚通知了相关人士注意今日的报纸,他们有回复简讯感谢我。今天上半天虽然一直在观赏电视剧,但手机一直响起,这些人很少联络我,但却选择在同一天找我,而且是求助于一些事情。我用手机帮忙解决了这些问题后,心情奇妙地喜悦起来。

这些我在职场上认识的人,我曾尝试与他们画出一条界线,对于工作范围以外的事情都尽量不多碰,避免被要求做些份外事,但我往往有种心虚的感觉——明明有些事情,以我的能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那我多一个动作根本不会有损失,我为何就不愿意做?

此时,我脑海浮现一个人,那个人总是对于客户的要求多多抱怨,很多事情总是做得心不甘,情不愿,给人一种很入世,很懂得保护自己的感觉。我和她好久不见,也从未想过要见,但她那种自傲及发脾气的面容竟然成了她留给我的最后印象。

我在想,她是我入职初始接触的人之一,我会不会或多或少也受了她影响,认为一些处理事情的方式就是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吃亏的行为?但我的本性并非如此,所以当我做出斤斤计较的行为时会心生矛盾?

有人找我帮忙,其实也意味着我有那个本事,也是个容易相处的人,也赢得他人的尊重。我想未来若有人求助,我想在我范围以内的事情,我不会再诸多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