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告诉我

标准

你来告诉我

在悬崖徘徊是否是愚蠢之行为?

要不就视死如归地跃下山谷

或许还有重生

要不就跑回那不见天日的道路

继续苟活

为何选择那么清晰

你却还是那么愚蠢?

鄙视你

轻蔑你

难道你只会在崖边呐喊?

难道你只会在崖边跺脚?

难道你只会对着山崖的另一边说

你们要好好的

天空很美丽

而你却随时准备跃下

你究竟可以做什么?

你究竟可以怎么做?

 

 

黑夜的恐惧

标准

真切地不喜欢

在那橙色灯光下

昏暗灯光下

手握紧拳

欠身守在电水壶旁

等待水温达至沸点

将热饮输入喉内

当下最不想做的就是照镜

因为早已看过了那张苍白无力的脸庞

黑夜的恐惧

那种在一秒就失去希望的恐惧

令我颤抖不断

只得邀请文字暂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