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标准

其实,人在说谎的一刹那脑子里最先闪过的是什么?心里的感受又是怎么样的?

错了,我该问那些不会说谎、不愿说谎的人在说谎的一刹那脑子里最先闪过的是什么?心里的感受又是怎么样的?

没关系,你最后学习承认,你很勇敢,不是每个人都做到这点的!以你为傲!

自己

标准

我曾经努力要找回当初的自己,但后来我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只能带着当下拥有的,不管是好是坏,往前走。

于是我走了一段路,你突然要我找寻心底的背叛。你觉得我背叛了真正的自己。我告诉你,你这么一说,好像否定了我眼前的一切——原则、思考、逻辑,但你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反问我:”还是你从来都不懂怎么生活?“我语塞。

接着,我又想起曾有位朋友告诉我:你只要想想一个人的基本需求是什么,你就知道该怎么解决你眼前的问题——怎样生活?哦,我在他眼里就是活得不像人的一个人,或者是没有生活的一个人。

或许,他们都说对了。我背叛了自己,我践踏了自己。我或许早有答案,早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在能力不足的时候,我只好选择另一个可以让自己舒服一些的状态里。

所有今日果,皆有当日因。

麻烦

标准

下午有位朋友劝我偶尔要麻烦人家,因为那也是一种幸福。她这么一说,我想起自己的性格就是不喜欢给人添加麻烦,如果不是十分紧要,任何事情我都只想靠自己去解决。

对于他,我甚至也曾秉持着这样的原则,只是后来身边朋友提醒男人要有“被需要”的感觉,偶尔要麻烦他才可以。我后来是会去麻烦他,但却也同时忧虑自己会过分依赖他。(就是无法放松自己)

对于家人,我只会麻烦他们解决一些琐碎事,大问题我都只想自己一个人去扛,搞得他们经常需要套话或逼问来知晓我的生活状态,一直担心我委屈自己。

曾经有位熟悉的陌生人也说过要赞助我购买某些商品,我告诉她我无功不受禄,她却说人有时候需要有接受他人给予好处的胸襟,我直接回答我只有付出的胸襟,没有接收的胸襟。

如此看来,我的内心世界好像总是处于孤军奋战的状态,一味地付出。为何我一直不大愿意,也不打接受别人的好处?追根究底,我就是不想欠人情,哪怕别人小小的动作,我都能看成是一份人情。这性格是如何形成的,我也想知道。

前路

标准

我认为,我的确是慢了,在发展自己想做的事业,我的确是慢了很多很多拍。你问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磨蹭那么久?明明点子很多,明明看到光明的前路,但是就觉得缺乏些许的大动力,或者是有些障碍挡在前头。

当这种情形发生,我总这样告诉自己:“给自己时间去适应!适应自由业者的生活与模式!适应那些以为是只有我才会遇到的障碍,但其实是必经之路的过程。朋友总爱问我怎么维生?我其实回答了上万遍——文字工作,再详细些——写稿、翻译、接一些文字相关的Project来做,回答的时候是有些心虚的,因为人家总认为那是什么大事业,其实我觉得还只是个小小的起步。

你知道吗?当你告诉全世界你是自由业者,你的时间自由,大家有什么特别工作或计划都会想到你。我拥有很多技能,基本上任何到我手上的东西,原本不会的,我会马上学习尽力做好;原本就会的,我肯定自我要求做得最好。因此别人问我,我都会以愿意尝试的心态接受了。但是,我却也因此乱了阵脚,我抓不到一个方向。后来,我决定了,只做与文字相关的工作,从此也发现从前认为很局限的文字领域其实也很精彩,我就那么幸运地接到市场上非主流的文字工作。心,开始踏实了下来。

我的业务主要都是朋友转介绍给我,我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而我也会确保成品是有品质的,才不辜负他们的推荐。要是透过第三方转介,我很难知道客户其实是否满意成品,但昨日朋友告诉那位客户之前有找人做过翻译,可是成品不理想,所以当朋友推介我的公司时候,他先要求我之前的一些作品才决定使用我们的服务。最后成品出炉他很满意,于是接着下来的翻译也决定继续找我们。
啊,真是太棒了!

前路究竟怎么走才可以走得稳,走得远?我还是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是,我会随着心中的谱去把它走出来。

7小时

标准

7个小时,我今天竟然破了纪录在商场里逛了7小时,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

父亲出差在外,侄子不在家,母亲昨日就预告她想过不一样的生日。于是一大清早,我趁她上巴刹的半个小时内,赶紧煮了两颗鸡蛋,然后染上红色素,给她一个小小惊喜。可是鸡蛋是熟了,但却裂得不像样。结果母亲回来看到那红鸡蛋给我上课:鸡蛋从雪柜取出后要先让它的温度与室外一样,再把鸡蛋清洗干净才下锅,如此一来鸡蛋保证美美出炉。

我们在11点钟出发到AEON百货广场。今日是雪州假期,也是AEON的会员日,所以人潮特别多。我和妹妹带母亲到SUBWAY尝试自选材料汉堡包的乐趣,但她觉得很麻烦。用餐完毕,妹妹说那里是需要自己把垃圾倒到垃圾桶的。天啊!我从来不知道这个规矩,之前做了好几次的霸王!

接着去买了一些百货,再到兑换柜台领取寿星的固本。整个下午,除了两本书和一包炒栗子,我也没有买些什么,就是帮忙拿一拿货品和排队付款。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母亲不一样的生日,但今天的那7小时她是相当愉快的。

 

问题

标准

那问题为什么是由你问起?但我却感动也侥幸是由你问起。

我说:“我被你问了以后突然不晓得该怎样生活。”
他答:“是这样吗?还是你从来都不知道?”

然后,我终于听到他说出那句话。只是,在还未决定前,我决定把自己处理好。

 

唱K

标准

唱K对与我同辈的朋友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我长这么大,只去过4次,一次是舅舅在母亲节庆典后说请大家一起去唱K,一次是前公司庆祝一周年,一次是某商家慰劳媒体的晚宴,一次是志工活动的慰劳宴,也就是说昨晚是第5次。

走入那个场所,我还真的马上变成没出过城的乡巴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点歌及操作包厢里的设备,还须朋友教导。我在那电脑屏幕翻阅歌簿时发现有很多歌手都不认识,心想真是糟糕,真的脱节了。

三个小时的时限,我在唱第二个小时就开始觉得声音沙哑,可是我点的蜜糖根本是甜得难以入口。

我也是第一次听我那位常到咖啡馆当驻唱歌手的朋友唱歌,这小人儿发出的声音竟然是如此雄厚!

我们在凌晨1时离开,看到那玻璃门挂着“小心玻璃”的牌子,当下我在想那牌子应该写“小心门外有枪匪”。可不是,在这凌晨时分,谁会知道那商业区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和朋友三人回到家后各自传了简讯确定彼此都安全抵达家门才安心入睡。其实在这时势夜归相当冒险,我心里知道,但是……但是难得大家才能聚在一起玩乐。

还会再去吗?看了那歌簿发现这家还有不少老歌,以前母亲总是说这些场所没有她会唱的歌曲,现在我找到了,计划携带她去。嗯,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