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

标准

她努力过,或者说一直努力爬起来。

期待有人伸手拉她一把,但伸出的那双手,不是她所期待的,而她期待的那些手,只为了否定她而拍击。

她的哀伤,不能公开,她自有自己的理由,自有别人眼中荒谬的藉口。

她的痛,她的苦,无人理解。

她的泪,就如汗水般流下,然后迅速消失,如此静悄悄地干了。

她不得已使用禁药来暂缓内心的伤痛,是那么地神不知,鬼不觉。

她想笑,但找不到笑的目的,或许在她呼出最后一口气后,将露出最平静的笑容。

Advertisements

嘶喊

标准

世界如此巨大,如此辽阔,为何要找个嘶喊的地方却如此艰难?

太多的想法,太多的情绪,闷在心里太久,只想好好地嘶喊,却无法找到一个适合的地方。

担心别人知晓,然后传以疑惑和异样的眼神相对;担心自己的嘶喊声打扰到他人的安宁;担心驾驶技术不精,难以登山……发泄,也需要那么多的疑虑。

只求一座山,一口海,让我尽情地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