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幸福

标准

我和他很少安排特别的约会。偶尔他来到说要到某处走走,我也是意兴阑珊地陪着他走,我一直不明白原因所在,但今日的“不期安排”或许让我找到答案。

他需要到Maju Junction大厦上课程,而我需要到邵氏广场工作。于是,我们共同从武吉加里尔的轻快铁站出发。

从前,我需要日日到报社报道,而他的工作就是在修车厂。我们的工作,几乎没有交集。我们也无法在工作时间期间见面,都只能等待晚上。

今早坐在轻快铁上,他一边教导在哪儿下站,要注意转换站……其实我搭轻快铁的经验比他丰富呢,但他想要说,我就听。然后,轮到我喋喋不休地在他耳边说了好多话。是的,我必须用“喋喋不休”来形容,因为那九个站点的路程,我都没有安静过,但心里很踏实。

原来,我喜欢从生活中感受幸福,而不是在生活里安排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