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亲人

标准

这偏头痛,在今早(昨日早上)毫无预警地袭击。看着那还未吃完的薯粉筋,其实有点困惑,本来好好的,怎么就忽然失去了胃口,然后头痛了起来?

接着整天下来就觉得不舒服,不管是坐着或趴着,一不留神也就会睡个不省人事,仿佛醒不来。傍晚4、5点我不知为何又睡着了,但这一次我做了一个梦。在半睡半醒之间,我知道大哥、大嫂、母亲和妹妹在客厅与侄子玩乐,但我也隐约看到已不在人世的婆婆、大伯还有其他“人”也在他们当中。我是在不舒服的地板上睡着的,我努力让自己清醒,却怎么也醒不来……直到听到母亲的叫唤才有能力睁开双眼。

每次生病,我都会做梦见作古的亲人。在我那不成文的信仰,又或者自小听到大人说的一些故事里,作这样的梦其实有些不好,仿佛是“时候到了”的意思。我记得有段时间,我几乎每晚都作那样的梦,原本可以在梦里见到婆婆觉得好幸福,可是后来不晓得为何越来越“热闹”,那些我从不去特别思念的姑婆、大姑、二姑等都出现了。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梦里看到婆婆、姑婆和大伯站在十字路口,婆婆问我:“吃饱了没?要吃吗?”我也不懂怎么只回答:“不!我吃饱了!”然后着急地挥手说再见。要是当时我回答婆婆我想吃,是不是我就会“睡死”? 再后期更严重的是,我总觉得自己每晚都去地府游了一圈,那种感觉很真实,你觉得自己在发梦,但你又觉得不是,你想“走出来”,但一直找不到出口……

后来,我的健康有了起色后就不再作这样的梦,直到今天又来了……无论如何,这些单纯只是根据信仰而整理出来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