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程度VS 能力与品德

标准

听到表姐和表妹正在修读远距离硕士课程,心里其实有动心,但心里很快又再重复那个问题:一纸文凭真的那么重要吗?

这个年代,举凡修读到学士学位的年轻人多得是,单单是我那几位同乡的中学同学,他们都是大学毕业生,有些现在甚至进攻硕士学位,而我只停留在副学士学位。

蓦然回首,当年修得副学士学位的时候,我的学分其实有机会争取奖学金到澳洲留学的机会,两年后回来就有一个学士学位,但是当时想到家境并不十分宽裕,而妹妹也刚好中学毕业,准备入读学院又是另一笔家庭开销,遂打消那念头。有人说我放弃那次的机会真的很傻,说只要我可以去到澳洲半工半读就可以赚取剩余的生活费,但是我倒觉得当时学院有位职员说的话很有道理:如果你没有把握,最好别去!我想我是吃得起苦的人,但对于当时尚内向,还未开窍的自己,没有家人在旁支持我其实信心缺缺。

学院的最后一个学期考试的两个礼拜后,我就顺利被报社录取上班。期间一直期待有一天可以重返校园,然而工作的日子越长,我越觉得回到校园的梦想已经离我越来越远。

我曾经查询一些大学的学士课程,我所要修的课程大纲竟然是与我在修副学士时期大同小异。或许你会说:那不一样,学士课程所教授的更深入的!那你就错了,那课程真的列明科目都是“入门”为主。我要为了一纸文凭而重读大同小异的内容?我又再退回原点。

直到后来,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回到校园。我相信,这些年来的工作经验、自修及愿意学习的态度并没有让我比考获学士学位的朋友逊色。我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体验过大学生活,尤其是与一班年轻人举办各项活动的充实感与欢乐感。然而近来我也发现,我多年来参与的志工活动满足了我这方面的体验。

下午有位比我年长的朋友问我是毕业于哪家学院?我说我在一家你可能都不认识的学院毕业,只修念到副学士。他说感觉到我很有学问,以为我读很多书。我把这一切归功于媒体界。我说在这媒体界工作比别人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人、事、物!

很巧妙的,我们三兄妹都只念到副学士就停学,目前都在发展属于自己的事业。虽然父母偶尔会因我们这类“不寻常”的工作模式而感到迷惘、担忧,然而姑婆对于他们的那一句:“你们真厉害,三个孩子都照顾得好好的!(意思是我们都脚踏实地做人,没有作奸犯科)”已经足以抵过一切。

我的中文能力也曾让人误以为是独中生,又或者是中文系出身,但其实我只受六年的华小教育,国中时期每周只上两小时的华文课,其他都是靠自己平日阅读、自修及观赏教育性质电视节目累积而成。

记得在学院时期,有位讲师在认识我的一年后问起我的“基督名字”(洋名),我回答说:“我又不是基督徒,怎么有基督名字?”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然后对在场的同学说:“今天我知道她不是基督教徒,我向她敬礼,她的行为举止比一个基督徒更“基督”!”

我说了这么多,并不是想要表现我自己多能干,多卓越,多高尚,而是想说教育程度并不能作为一个人的能力与品德的衡量标准。翻开报章,你看那些高高在上的教授、师长、博士如何成为社会问题的制造者,你就可以明了一二。

我在此想对没有接受高深教育的朋友说:“ 没有学士、硕士或博士学位不会让你低人一等,只要你有上进心、有修养、有毅力、有品德,你就是人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