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房间

标准

给他采购到关丹的粮食和必须品时,他总是怕东西太多,还说:“我又不是去打战!”我说那里灾情不稳定,就算退水了商店也未必有商品可卖。结果昨日早上他抵达的时候看到情况不妙,认为我是对的,然后不忘补上:“谢谢你,太监!”哈!

他说昨早抵达的时候,有位马来同胞因打瞌睡而把他的车撞了一个小凹洞,他没有要求赔偿,说只是小事,对方也不是故意的。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那么大方的事情。要是我的话至少也要求对方赔偿一半的维修费。与他相比,我忽然显得小家子气了!

以前我会觉得,我把他带入义工活动可以影响他也行善,只是现在我才发现他的度量比我还要大。其实是我启发他行善,还是他原本就是善良才会跟随我去做义工?

前晚我们一起晚餐的时候,他在点餐的时候点了煎炸水饺,我明知道他喉咙沙哑不该食用,可是后来才知道他为我点的,他说了一句:“如果我只是想到自己的人,你还会要我?”

好奇妙,这男人有时候看他脾气暴躁,举止冲动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恨铁不成钢,好像是长不大的孩子;有时候看他忙碌得没有观察到我的心情变化,就会想其实我很多感受他不懂;但他总在一些时候不断地做出一些举动或说一些话感动我:“选择我,你没有错的!和我在一起,你是对的!”

或许林老师说得对,男人心里有很多房间,如果女人在他工作的房间谈感情,那么肯定是自讨苦吃的,只有他在感情的房间跟他谈感情,你才会知道他真正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