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亲子

标准

你对自己的父母有什么看法?没错,我们都知道父母是疼爱着我们的,而我们也爱着父母,正因为这份爱,我们不可能对彼此没有意见和想法。

最近在机缘巧合下参办了双亲节活动,在面子书看到朋友分享他孩子对他的想法及我观察到的一些事情都与亲子关系有关,于是乎有感而发此篇分享文。

故事(一)
朋友与丈夫十分忙碌,甭说大小家务事,就连要定时把自己喂饱都是个问题。自从有了孩子后,他们都尽量给孩子最好的,但因忙碌的行程而无法在孩子饮食方面多花心思。结果孩子不知是遗传父亲的削瘦身材,还是真的缺乏营养而不如一般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结果去到哪里朋友经常被他人“训”没有把孩子照顾好。

联想:我记得我们自小都是在母亲的严管下长大,去到别人家,长辈要我们吃,或给我们任何物品,我们都会问过母亲,结果大家都说母亲好凶,孩子怕成这个样,其实我们身为孩子并不完全是因为母亲严厉才过问她,而是那是种习惯嘛!

再来就是我经常生病,然后亲戚会说母亲没有把我照顾好才这样,哪怕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有照顾自己的能力,还是会有亲戚这么说话。很多时候都很内疚。我生病又不是母亲想要的,她看到我这样已经很担心了,还要承受外来人批评说她不是个好母亲,我虽未曾当过父母,但我觉得如此的评语对于父母而言都是最深的痛。所以,我有什么病痛都尽量不让亲戚知道!

故事(二)

双亲节活动上,一位筹委同伴在分享环节说,感谢他的家人这一路来对他的呵护照顾,但他希望他们放手,让他重重地跌倒一次才能长大。哈,一般孩子都把父母当成自己受伤后的后盾;但要父母看着自己受伤而不给予协助的真的少之又少。

联想:不要说父母,就连一些带大我们的长辈都有这样的矛盾。他们心里一方面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强大的个体,一方面又有很多的不舍。就好像我12、3岁的时候,婆婆经常叮嘱母亲要让我们学会做家务,可是当我在婆婆家洗碗的时候,她又心疼叫我不要洗,真矛盾。

我记得18岁那年,我说要来吉隆坡的时候,母亲问我:“不怕吗?”我回答:“怕就不用长大?”其实也难怪她担心,那是我第一次离家,我们在吉隆坡没有任何熟悉的亲戚朋友,一切都要靠我自己。我当然也害怕,但我当下的心情也和那位分享的同伴一样,想脱离父母的怀抱,证明自己没有庇护的情况下是否有能力照顾自己?

然后我又想到很好笑的一件事情。很多父母经喜欢嘲讽孩子:“翅膀硬了,不听我的了?”言下之意好像我们不听话就是表示要离开他们了,搞到孩子是罪人。其实我想问:“你们辛苦把我们养育长大,不是希望我们的翅膀可以变硬,有能力出外找食物,再回巢反哺吗?怎么搞到最后”翅膀变硬”是我们忤逆了?

故事(三)
朋友在面子书上分享女儿在偶然的机会下吐露出多年来因为她的不信任而把委屈往肚子里吞。

联想:
我也是那样的孩子,虽然我会经常向家里“报告”在外的活动,但其实真正棘手的难题我是直接省略掉的。几年来,住在外面的时间多过留在家乡的时间,所以无论在性格上,思想上或多或少都会与当初离家前有所改变,这是家人难以察觉的。

所以很多时候父母说:“你是我生的,你怎么想我会不知道?”其实,这种说法真的是大错特错。他们未必知道我们的真正想法的,就算我们尝试沟通,但基于上一代的观念及生活环境的差异,他们也未必可以认同接受,所以如何去协调,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后记:第一次这么认真“谈”亲子,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