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不搭八”的梦

标准

这一个周末,我很“意外”地睡到10点钟才醒来!走出房门,发现客厅的灯还在亮着,原来另外两位房客到这个时候依然留在梦乡。

迟迟无法醒来参与现实世界,只因被那虚幻的梦世界拉住了双腿。这一整夜下来,又是一个复杂、离奇的梦。

我梦见了自己在小学的教室里与同学一起抄写黑板上的生字,坐在我隔壁的就是多年来的死党。黑板前的代课老师穿着斯文大方,还自称自己今天是从吉隆坡下来代课的(哈哈大笑)。我一边抄写黑板上的资料,一边看着手表,不一会儿又冒出一个念头:“这一次不管现在我几岁了,反正我学习就是了!”仿佛可以坐在那里一笔一画地学习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接着画面突然转到外婆的老家,我看见外婆,不一会儿,又突然听到长辈们说外婆“走了”。(敲了木桌一下)。很奇怪的是,我还和男友自荐说我们把遗体载到棺材店里。然后的然后,不知道为何我会去到工作地点,那棺材就从那里抬出。

完成后,我又忽然出现在小学的食堂。有位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学生就来质问我上课期间跑去哪里?我生气地说我去吊丧。(再敲木桌一下)。听到他满腔大陆人的口音,我也以那种乡音来与他谈话(这是我的本领)。最后,那代课巡视我们每个人抄写的进度,然后我就醒了。

真是一个“九不搭八”的梦,但有些情节,我是可以解释得到的,因为我在昨天的日间生活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