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过

标准

嗯,真的做得不好。

嗯,真的是没有把自己管理得好。

嗯,真的犯了很多错误。

嗯,真的不懂得平衡很多事物。

嗯,真的有点好心做坏事。

 

不过,我每次做得很好之前,都是做得最不好的。

不过,我意思到问题的存在,所以是可以解决的问题。

不过,我总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接受这样的犯错机会。

不过,我在这样的挣扎与困扰思考了很多事情。

不过,他也学习了不少。

 

忙生活

标准

他们都说我是个大忙人。我其实也曾坐下来,安静地思考自己究竟在忙什么?

 

“你赚了很多钱吗?”

“没有!”

“那么,你在忙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但是很多事情我都是因种种机缘而连接上的。”

“你一定要接受吗?不懂得说‘不’吗?”

“我学习着,但是拒绝了一些,还是有很多!”

“你不累吗?”

“不累是骗人的!但是我找不到放弃这些的理由!有些是发展机会,有些是收入,有些是梦想!”

“你不会很贪心吗?”

“我有这么觉得!可是我现在所做的一切,还属于‘失控中的受控’状态。我有时会问,为什么别人不会做的事情,我都有办法完成。既然我有能力完成,还受控制的情况下,我就做吧!随缘!我相信自己今天的磨炼会指引到我想要达到的目的!”

“你就是这样……”

“我被赐予这些能力、毅力和耐力,或许就是要我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你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你确定你有私生活吗?”

“我想我的生活和工作已经融合在一起了。我可以在完成一项工作后,然后去约会;或者在玩乐同时,想到在工作上可使用的一些‘料子’。”

“这样真的好吗?”

“说不上好不好了,我的生活定义已经重新被定义了。现在只要我自己可以养活自己,可以闯出一番成就,我的生活异常或正常并不重要。”

“你东奔西跑,处理那么多类工作,不累吗?”

“有一天,我会让它们在一个平台上相聚,一齐发光发热!”

 

幸福

标准

“你不是很幸福吗?有些事情无法改变了,你别再去想。”

“道理我明白,哲学也很通,但是换作说这句话的人在我的处境里,他还说得出吗?”

“你别无选择。”

“为什么那么不公平?”

“或许是公平的。你受了最大的委屈和痛苦,也获得最好的幸福!”

“我可以选择不要以那样的痛苦去换取吗?因为这样的痛苦,换取的是有阴影的幸福。”

“你还想怎么样?”

“我也想知道我想怎么样?不能让人知道,不能让人知道心中那把锁。我只能看守着它,接受它的考验。”

“你想通就好!”

“偶尔好像想通,偶尔又走回去阴暗的那一面。”

“唉!”

“连你也觉得无力是吗?我只能紧紧地防守那道门,不让洪水猛兽入侵。”

“有效吗?”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演戏不累吗?”

“为了保护爱我的人的心,我别无选择。只要他们看到快乐的我,那么就不会问我,不问我,我就还可以继续演下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因为愚蠢,因为我改变不到事实,除非在梦里。”

“唉!”

“有时候在想,给人知道了后果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但是在这之前,我已经看不起自己。”

“错的不是你,你是无辜的!你是受害者!为什么要背负这些?”

“因为我要我爱的人好好生活。”

“你让他们陪伴你,不好吗?”

“不,这样徒增痛苦。”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样?”

“演到我撑不下去为止,或许我一辈子都办到,或许我一辈子也不长。

“你要加油!”

“嗯,会的。”

讨厌

标准

“为什么我对那些很讨人厌的人无法宽宏大量?”

“因为我不是完美的。”

“我自己也不喜欢那种讨厌人的感觉,但我真的没办法去喜欢那样的人。他怎么那么厚脸皮?人家批评他的时候也不懂是他真的意识不到,还是假装不知道?”

“有时候真想大大声骂她,不然给她一个巴掌!”

“但是就算做了人家也未必清醒!”

“是啊,这世上怎么有如此无耻的人?”

“真想不通,他无耻关我什么事?”

“就是很讨厌他!”

关我什么事?

标准

生活中,我们从读物、网络吸收很多的道理、哲理,但真正领悟得到的并不多,尤其只有在真正遇上一些事情才会去深入思考,又或者偶然的心灵对话。

前日早上心里有着这么一段自问自答:

“我为什么要到处说一个人的坏话或不好的事情?”

“我是个谨慎的人,我说的都是事实,也不会胡乱说话。”

“那么我一直说,不是很累吗?”

“好像是!”

“其实一个人多好还是多坏还需要我去说吗?他的言行举止自然会表露出来。”

“但是有些人又很会演戏哦!”

“他可以演多久?”

“那又是!”

 

结论:那人有多不好关我什么事情,别人会自己知道,我何必去忙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