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

标准

属于我们的睡房,属于我们的餐桌,属于我们的停车位,属于我们的厨房,属于我们的……家。我们终于有了家,你也终于兑现承诺,给了我一个家,纵然等了好多年,但你还是为我做了这件事。
十年,你改变了很多,我相信自己也有许多的改变。你变得成熟懂事,不再胡乱发脾气,这是我当年头疼的问题,而如今你渐渐地让我放心,慢慢地,我慢慢地感觉到你有照顾我的能力。当初缘分把我们牵引在一起,“理解”让我几乎走不下去,但最后因为“同心”而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心存感恩。

国家重生了,我们搬入新居了,意义非凡。背着债务的日子再难过,我们还是得过。事实上,现在的日子,比我想象中的还好, 你认为呢?

认识他,不认识他

标准

一场大选之后,我彻彻底底地与一位曾经的朋友划清界线。为何说“彻底”?因为在那以前,这段情谊还处于“要分却分不了”的暧昧阶段。这是我人生中用暧昧去形容因了解而分离的情感。外界看着我们好,却也感觉到不对劲。我怯于明说,也无胆光明正大地恨,没想到是61年来这场意义非凡的大选为这段长达5年的情谊作了决断。

或许有人认为我和他是因为政见分歧而对他诸多意见,事实上若纯粹是政见差异,也不至于到今日我对他还有抱怨。我与他的决裂在于——我终于认识他,也不再认识他。5年了,我终于认识他,也不再认识他。

“顶尖企业”的解决方案

标准

遭到否定,确实有少许难过,然而最糟糕的是不明白被否定的原因。

每个人对 “素质”和“服务”的诠释不一样,假设提供的服务不满意,那就说明道出不满意之处,而不是一句“差评”了事,接着不愿意继续沟通,这是什么样的情况?难道,这就是一家培训“顶尖领导人”的“企业”可以做出的最佳解决方案?

见识了。

“多事”的快乐

标准

我一直想把这两件事情记录下来。

那一个我们准备出发到新乐茶室的早上,我们在升降机遇到一个拖着大行李箱的年轻人,他告诉那个年轻人:“你的书包没有锁好!”那年轻人看了他一下,然后把背包拿下锁好,道出“谢谢!”

下午从新乐茶室,送了舒颖姐回家后,我想起要办明讯宽频配套的事情,于是我们到了利双广场。在停车场的自动缴付机,有个人投入的纸币一直被吐出,站在他身后的长龙实在越来越长。恰巧我的皮包里装有很多一块钱的纸钞,我取出让他与那个着急得汗流浃背的男人换钞,那男人用一张五块钱纸钞换走了我的五张一块纸钞,终于被那机械所接收,也向我们道谢了。

那一天,我们都很“多事”,但很快乐。

差一步即上黄泉路

标准

昨日的那场小意外,我与死神的距离算是相近了。在十字路口上,我停靠左边车道,交通灯一绿,我往前转右,我以为必定会和我一样转右的车子却开往对面,结果我们俩差点撞上了。就差一厘米吧,我想。

一阵惊吓后,他继续往前开,我继续往右开,他向我鸣车笛,但我的视力无法让我看清车内的举动,所以并无多加理会而离开了。

离开后,我开往一公里外的添油站为轮胎充气,同时,定惊。我猛拍胸口,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他。他说,我和那位司机都有错,走在不对的车道上。找个人叙说后,我虽然感觉惊魂依然飘动,但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然后再上路。

是否因为疲倦才影响了判断力吗?还是不听话的脑袋在思索着其他事情而分心了?

祖先保佑。阿公阿嬷,我是回家准备到坟山与你们相见,但我就差点与你们在黄泉路上相会了!

可是

标准

车子开向回家的方向,我的心依然在拉扯。为何人人都去了,而我却还是选择回去?我心里是大力支持的,是因为这不争气的旧患在此时复发,还是我那股心愿力量不够强大?

可是我真的想参与其中,可是我真的脸青乏力。

次数变多了

标准

或许是馋嘴让腰痛复发,疼痛得影响了睡眠;或许是工作的忙碌,让我少了呼吸的空间;或许我真的疲惫了……我会来啰嗦,是因为我发现,近来有好多次,我要爆发的次数变多了。

冷静

标准

对于你第一时间的坦诚,我感恩。

我很冷静,真的。虽然我的脸皮微微震动,炽热温度上升,心跳开始加速,但我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其实不确定你认为我会冷静的表现是什么?若无其事,活动照常?抱歉,我发现我不能。你的那句“多等一天都不行吗?”令我几乎激动起来。不能!这种事情越快解决越好,怎么可能等待?不可能!因为我是女人!

我内心虽然认为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你平日的糊涂和善忘令我犹豫了。我极度地害怕。

你问我:“如果真的有发生,怎么办?”我根本回答不到,因为这是我从未想过的状况!

情急之下,我陷入了“因果论”和“阴阳协调论”,我以为有些事情得意,有些事情就必须失意,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拥有一切……

心无力

标准

心无力和心脏无力是两回事吗?因为心无力的心理病而怀疑自己患上心脏无力的生理病。

近来在思考和她的事情。就这样过了一年,我想起了她。昔日住得远却可及,近日为邻却难及,这是何等哀伤的事情。有些朋友,早已决定老死不相往来,但她绝对不是。她并未做错什么,我们只是理念不同,而无法走在同一条路上。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只是这个结(这的确是结)该如何解开?我该以什么心态处理?

人生在世,多一位朋友,就是少一个敌人,但她不是我敌人,只是不知该如何相处的故友。

另有一事,我对自己承认不开心。一个接一个来的请求,令我厌烦。我是否该把话说清楚?如何才算是清楚呢?

羡慕不再

标准

你们的邀请,其实是召唤,我不是无动于衷的。

只是过了那么久,那不信任依然存在着,那挣扎依然纠缠着,在确定与不确定之间。

当我看到那些照片时,你们的喜悦都写在脸上,我可以理解,也曾经感受过,只是我丝毫不感到羡慕。

我明了,我确定,我们的目标和追求已经变得不一样,希望你们也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