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梦

标准

我想,没有几个人跟我一样可以在黄昏时分,盖着被,睡起午觉,但我真的觉得有点冷,但我真的觉得有点累。

新年期间控制自己饮用冷饮的数量,但那样的“少量”还是让我在这几天成了机械人——动一下,疼一下,血液不循环。

然后原本打算睡个半小时,却睡了一小时半,还发了一个又诡异、又让人疲累的梦。我梦见自己和哥哥在一个类似商场的地方,然后好像密谋杀了人。随后在商场不晓得为何有父母找我算帐,说我欺负她的孩子,我费了好大的力气向他们解释是孩子颠倒是非,与我无关,梦里,我真的是费尽唇舌去解释,想起都觉得疲累的。之后就“累”得醒来了。脚板不再冰冷,人也精神不少。

我的压力,或者是隐形的,连我自己也看不到的吧!

好吵,好烦

标准

梦究竟是怎么形成的?会问这问题,我自己也很讶异,而且想知道答案。

问了谷歌,看了它的一些回答:

“梦的种类广泛而又多样。中国古书《周礼·春官·占梦》中讲梦有六类:“一曰正梦,二曰噩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五曰喜梦,六曰惧梦。”其实梦的内容不仅限于这六类。每个人都会做各式各样的梦:延续日间创作的梦、回忆的梦、幻想的梦、甜蜜的梦、耽忧的梦,等等。有时候梦是那样美丽、欢乐,简直不能用言词表达,恨不得画下来;有时候梦曲折有趣,就像戏剧一样;有时候梦阴郁可怕,醒来后一身冷汗。在有些梦中我们好像旁观者,像看一场电视剧一样:在另一些梦中自己又身临其境,参加了事件的进展,又哭又笑、又惊恐又愤恨。

也会做”梦中梦”,《庄子》中说:“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中又梦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梦又经常是没有逻辑的。在梦中,惯常是最荒诞、最矛盾的各个行为与事件以极其难以置信的形式交织着。所有这些,足以说明做梦是属于低级的大脑活动,是一种低级思维的表现。人在做梦的时候,相应的大脑皮层活动处于低水平的粗糙活动状态,大脑皮层反应的整合作用不完备,对于事物的分析往往是错误的、离奇的、幻觉的,把过去的事情以混乱形式呈现出来。所以说,做梦的内容和原因并非神秘,是可以分析说明的。

人在做梦时,眼睛虽然闭起来,但眼球仍在不停地迅速转动着。测量这种“迅速眼动”时的眼动情形,就可以准确地查出做梦的时间来。用这种方法现已查出,人类做梦的周期大约是九十分钟。

有些生理学家,认为一定数量的梦是必需的,因为它可以使人的高级神经活动得到松弛,从而可使精神上起到缓冲、调剂与镇静的作用。他们经过实验证实,缩短做梦的时间会使人产生急躁与焦虑的情绪。一些生理心理学家论断:正常的做梦有利于人的智力的恢复,因为一定程度的神经兴奋有助于神经联系的建立与巩固。 ”

我记得小时候,服务我们家庭成员保险的保险代理员遇害后,我经常作噩梦,梦见她来找我们。这搞得我好长一段时间难以入眠,而且会有歇斯底里的情况。所以我很不喜欢做梦的感觉,一觉到天亮成为我的愿望。

后来长大些开始接受做梦是正常的事情,偶尔有些梦虽然无厘头,但我却觉得无伤大雅,一笑而过。

但近几个月来,我几乎每次睡觉都会做梦,哪怕是短短15分钟的浅眠,我都会作噩梦,而且被惊醒。醒来时口干不已,直拍胸口。最令我困扰的是,现实中的我经常独处,我的梦里却很热闹,而且经常有莫名其妙的人来“交代”我做事。还有,已过世的亲人也经常在我的梦里“活”了过来,一切都那么真实,梦醒后依然清晰记得。

好吵,好烦。

考试梦后续

标准

昨夜,我作了一个“自己对自己交待”的梦。

之前不是说我一直梦见自己在上考场前还未准备好的慌张梦境吗?昨夜梦里的自己很轻松地坐在校车上,然后对同学说:“哦,终于考完试了,从此不必再为这事忙了!”

考试

标准

我开始觉得很困扰,是的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用“困扰”来形容我对这个梦的感受。

我常常梦见自己在考试已来临在即,而我对课本及参考书的资料完全没有概念。梦里的那场考试,指的就是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

的确,中四和中五那两年,我真的过得不是很好。我是那种需要熟记课文及参考书内容才有信心上考场的人,但那次考试说真的,我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做什么?

现在回想起,我搞不清楚是因为家变才让我分心,跟不上课业的进度,还是理科实在不适合不够创意的我,任我怎么努力效果都不大。到最后我在应对考试时万分恐惧,成绩公布的那一天我都没有勇气走进教室领成绩单,虽然在12个科目中,我还是有8个甲等,是很多人公认的“优越成绩”,但那一次的喜悦却比不上初中评估考试(PMR)的喝彩,反而多了心虚。

事隔这么多年,我连学院都毕业了,也踏入社会工作了几年。我其实没有问明白的必要,但我却想问明白,因为到现在我依然常做这个梦,早晨醒来的那一刻,在处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那一刻,我真的惊恐得要起身温习功课!

我还耿耿于怀吗?我自己都不认同。可是为什么这个梦经常重复?我到底放不下什么?还是这个梦在暗示些什么?

Steve Job?

标准

前晚我做了一个很可笑的梦。我梦见与哥哥妹妹在一个很宽大的地方,在梦里我们称之为“家”。然后当有一辆车停在家门时,我探视一下,告诉哥哥:“Steve Job来了。”那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老外,他身边带着一个女子,似乎是他的助理。

后来我听见他们谈话中谈到一个人,那个名字是我网络上的匿名,我竟然走到“屋内”告诉他们那就是我本人。

再后来切换画面了,我梦见自己在某处巧遇一个人,那是我的网友,我们未见过面,但我透过照片认得是她。我和她相见甚欢,过后不晓得为什么我把车开到山区……然后就醒了。

哈,怎么梦里的一切跟网络都有关系。还有,怎么会梦见Steve Job啊?我最近没有读他的资料,也没想这个伟人啊!

老夫妇

标准

我的闹钟在早上7点响起,我按了“停止”钮后,“不小心”又睡着了。这一睡可糟糕,梦魔走到我梦中,为我制造了一场恐怖的梦境。

这场梦里,我遇到很熟熟人,在一个看似古老城镇但又有现代大厦的地方。然后,我又回到梦里常去的一个地方。好奇怪,最近在梦境里发生问题,我都会到同一个地方问那两位老人家。他们是一对老夫妇,开着零食档口,老婆婆还是坐着轮椅的。上次我“去” 的时候,看到公公婆婆还有两个小孙子的,昨夜我去又看到有个女佣在旁。更神奇的是我看到“有翅膀的猫”正在打扫周围的垃圾……

然后我和朋友去到某大厦,电梯显示有八十九层楼高!那是什么地方啊?
结果这么一搞,我醒来的时候心跳加速,看了手机上的屏幕,已是十一点钟!

梦里的” Honley”

标准

我……该相信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冥冥中这梦暗示些什么?

昨夜在睡梦中,看到自己在梦里念出“Honley ”这个 字,早上清醒后竟然还清楚地记得此词的拼法,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询问了谷歌,结果是惊人的——这世界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就在英国West Yorkshire。根据维基,Honley是位于West Yorkshire的一个大村庄,在2001年数据统计大约住着5,897人口。我看着照片,那是一个多么清幽、简单的村庄,是我一直向往的居住环境啊!

梦里的“Honley”原来长这个样!

Honley景观

后来我突然想起爱尔兰,因为自懂事开始,每当有人问起最想去哪里旅游,我自然而然地回答——爱尔兰,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指出爱尔兰在世界的哪一方,也对它完全没有认识,可是我就是感觉到这个地方叫起来特别亲切。

爱尔兰,我最向往的去处。


所以我又去谷歌地图查寻,发现Honley和爱尔兰两个地方相距504公里!就那么靠近!

难道,这就是所谓“前世的记忆”?这两个地方真的存在着我前世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