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上楼通道

标准

那天晚餐过后,父亲载着我们到村内的新住宅区逛。谈起双层排屋,母亲认为还是单层的房子的优点比较多。她首先考虑到的就是单层房子的清洁工作比较容易,老人不必担心爬楼梯,照顾小孩时也不担心他们躲在楼上或楼下,会构成危险。

我说,现在如果买得起有楼的房子,肯定要有能力在屋内建设升降机。

母亲又问:“没电(停电)的时候怎么办?”

妹妹说:“你要有电梯,也要有”斜坡”,还要有那种类似“碰碰车”的小型车子。停电的时候就用那通道上下楼!”

这点子不错勒!

照片

标准

我其实真的好想照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何谓之“很好看”?不是浓妆,也不是气派,而是一张可以凸现我这个人特质的照片。

我期许有个人可以替我化上适合我的妆,选一件适合我的长裙,理出一个适合我的发型,如此,再聘请一位“懂事”的摄影师,拍出属于我的照片。

甭说我不懂得“好看”的定义,专业的化妆师、造型师、理发师和摄影师除了要做到“适合”客户,也要让客户感到舒服,接受得了自己的装扮。

我就需要那么地一张。

呵,讲得好像在准备车头照。

摇铃

标准

我们的旧居的设计比较多“转折处”,母亲每每在厨房很投入煮食的时候,就难以察觉身后有人到来。所以每次我们靠近她说话时,她就会受到惊吓,然后责怪我们故意吓她。就算是后来我有事找她时,在远处都会先作势咳了一下让她知道有人在她身后,她依然没听见,又是在我开口说话的时候吓到。她曾说要买那小孩经常戴的那种带有摇铃的脚链给我们全家人,那么我们靠近她的时候她就会知道。我们都同意了,但她到现在还是没有实行啊!哈哈!

卫生棉内裤

标准

那天午后,宝宝尿片广告在该时段重复了好多次,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为何尿片都可以制成裤子式的,而女性卫生巾就不可以呢? 据我所知,目前市场上已有售卖免洗内裤,为何没有人将它与卫生棉结合,那么女性在月事来潮时,不就可以直接使用“卫生棉内裤”,解决不少麻烦! 我期待此产品的诞生。

生日日期+帐篷居所

标准

(一)
政府的新措施,把每个驾驶人士的执照的截止日期调整至各自的生日日期。假设其他所有的证件更新或者付款日期都调整至生日,那该有多好!因为大家想到生日,就会把该更新的去更新,该缴款的去缴清,于是可以名正言顺地请假,处理完所有手续,可以去庆生,度过特别的日子。

(二)
近来每天睡醒都会发现身上有蚊子叮过的痕迹,心想以后我搬家就买个露营帐篷好了,要拆要搬也方便,不怕被蚊虫叮咬,而且还很清静勒!

三千烦恼丝

标准

我,一直有剃光头的想法。不为了耍酷,而是为了让那三千烦恼丝“重生”。

我那头发丝,在梳理时总是不听我这主人的使唤,这让我有“换发”的想法,要“换发”,当然就得把原有的头发“除去”。

然而,当我把想法告知友人时,他们都会异口同声说:“头发若被剃掉,重新生长的头发都会变得很粗!”于是,为了保全秀发,我打消了剃头的念头。

但最近,当我看到不断自然掉落的头发时,我突然想到:“用剃的,头发会变粗,那我逐一拔起呢?”

我,好像好神经。

饭菜通道

标准

人,总是要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以前,总认为外头的食物比妈妈的家常便饭更美味、更多元化;直到来到都市生活多年,才察觉外头的食物味道千篇一律,而且不比妈妈煮的菜来得健康卫生。

上班的日子,每当到了用餐时间,脑子里总会浮现“今天要吃什么?”的烦人问题,因为吃来吃去,所有食物的味道都好像没有差别。

没有回乡的周末,我宁可在家以几块饼干解决一餐,也不愿出门用餐,因为走到住处门口,同样的问题依然没有答案。

此时,我就会想:反正家乡离都市也不会十分遥远,不如就在地底下挖个连接家和住处的通道?妈妈准备好膳食后,就把饭菜放在通道里的拖格,按了钮,拖格就像地下铁车厢载送乘客般,把饭菜送到住处。有了这个“饭菜”通道,我不就不用为用餐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