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在旁

标准

你坐在我左边

我就坐在你右边

我读着广播剧报道

你划着手机与你的偶像聊天

我教导你输入法

指导你如何回答

究竟是谁在陪伴谁

已经不再重要

默契

标准

“感觉有点闷闷的!”我如此告诉他。

“我也是!” 他回应。

我在想,我们总是那么有默契——他生病的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有生病的症状;他心情不好,我也会感同身受,所以有时找不出原因自己在郁闷什么;他脾气不好的时候,我也跟着脾气不好,所以就容易吵架了。

真是非一般的默契。

浪漫的梦想

标准

在那个疲累的凌晨,临睡前,你拨电来了。那个时候你才刚宵夜回家。你说着说着忽然很正式地“通知”我,要我有心理准备。接下来你说的那番话,令当时因疲惫而脑筋迟钝的我愣了大约两分钟。挂上电话后,我还在回想你说的话,同时编织多少的可能性,仿佛一切都会成真。你的计划不约而同符合了这几年我心底暗地里期待,却只能奢望的期待。感谢你,在那个晚上给了我一个甜蜜浪漫的梦想,而且一直在我心里不散。我愿,这种感觉消失于实现之时。

标准

傍晚,看着前方那双双对对的形影,恍然想起身旁有他的日子,那种熟悉得近乎陌生的感觉。再想,要是他从未出现,如今我触及此景,是否不会有不习惯的感觉?

也罢,人总是贪心的,要是我不曾与他牵手漫步,如今我会羡慕那对形影。

他终于捎来了好消息,这个礼拜肯定可以回来。我不断地确认时间,不想错过迎接他的时刻。他却说:“继续安排你的行程,不用管我,我回到会联络你!” 我……怎么又是一阵莫名感动,这样的说话方式,这样的安排方式,要他做到,我从未刻意等待,但却被我等到……

望夫崖

标准

我说,如果现在我是站在望夫崖等他,那崖早都断了。

他说,有那么夸张吗?

他离去第33天了,日子比前年多了一截。忘了从第几天开始就不断问他的归期,每次预测的日期到最后因为另一堆文件档案而把事情压了下来。

想念吗? 嗯,真的好想念。

你不是独立的女孩吗?不喜欢每天都粘在一起,没有他在身边也可以过得好好的?

厄……但这日子好像有点长。换个角度想,如果他不会让我想念,那么他在我生命中的意义实在需要重新思考定位了。

 

 

男人的房间

标准

给他采购到关丹的粮食和必须品时,他总是怕东西太多,还说:“我又不是去打战!”我说那里灾情不稳定,就算退水了商店也未必有商品可卖。结果昨日早上他抵达的时候看到情况不妙,认为我是对的,然后不忘补上:“谢谢你,太监!”哈!

他说昨早抵达的时候,有位马来同胞因打瞌睡而把他的车撞了一个小凹洞,他没有要求赔偿,说只是小事,对方也不是故意的。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那么大方的事情。要是我的话至少也要求对方赔偿一半的维修费。与他相比,我忽然显得小家子气了!

以前我会觉得,我把他带入义工活动可以影响他也行善,只是现在我才发现他的度量比我还要大。其实是我启发他行善,还是他原本就是善良才会跟随我去做义工?

前晚我们一起晚餐的时候,他在点餐的时候点了煎炸水饺,我明知道他喉咙沙哑不该食用,可是后来才知道他为我点的,他说了一句:“如果我只是想到自己的人,你还会要我?”

好奇妙,这男人有时候看他脾气暴躁,举止冲动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恨铁不成钢,好像是长不大的孩子;有时候看他忙碌得没有观察到我的心情变化,就会想其实我很多感受他不懂;但他总在一些时候不断地做出一些举动或说一些话感动我:“选择我,你没有错的!和我在一起,你是对的!”

或许林老师说得对,男人心里有很多房间,如果女人在他工作的房间谈感情,那么肯定是自讨苦吃的,只有他在感情的房间跟他谈感情,你才会知道他真正的感受。

辛苦了

标准

当一个人把自己当成悲惨的受害者的时候,他或她看到的只是自己的伤痛,然而他们没有错,因为他们亟需协助。

当一个人把自己照顾周全的时候,他或她容易看到别人内心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他们会感到庆幸,因为拥有这样的能力,也证明自己康复不少。

这样的惊觉,也带来愧疚。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愉快谈话

标准

下午你离开公司后就到我这儿来,我们一起到了对面新开的澳门大利来记吃了猪肉包,接着你载我去开会。

DSC_0002

或许是咖啡厅室内空气不流通,支气管敏感的我一坐下就感觉到快透不过气来,头昏气短的,开会期间很难专心。直到回家,我稍作休息,呼吸才稍微平复下来。最近破戒吃多了肉,喝了冷饮,所以人也弱了一些。所以千万不要破戒。

休息以后,我和你坐在客厅闲聊,原本只是好奇厨房的水果刀怎么不翼而飞,然后你考我,问我是否知晓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宝刀有哪些?我完全找不到答案,于是你开始说起干将莫邪、庖丁解牛、毛遂自荐的典故。你问我中学时期没有读过吗?我摇头,真的闻所未闻。我是国中生,在那么有限的时间里学习华文,没有学到这几章也不为奇。然而,感谢你今天当“讲古佬”,与我分享这么有趣的典故,这是我非常有兴趣的,但不知道从何学起。另外,我也喜欢他人以这样的方式与我分享,如此我的记忆会较为深刻。

接着你又分享了中学时期的顽皮趣事。你一边分享,一边忍禁不住大笑,看来中学时光是你最快乐的时光,也难得你愁眉两日后终于展开笑颜。

离开前,我问你:“我们这属于愉快的谈话吗?”你点头。

啊,不去逛街,不去看电影,如此闲聊,也很不错啊!

心,被触碰了一下

标准

1)

男人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准备放入女人的杯子里。

女人:你做什么?

男人:放心,我不会作弄你的。

女人相信。

 

2)

整个下午,女人试了无数件衣服都不合身。

男人:买不到衣服怎么办?

女人沉默不语,但男人接着说了好多话。女人怀疑他就是肚子里的蛔虫,他所说的和女人所想的一模一样。从来在同样的情境,人们不是对女人发出无奈的眼神,就是传送“你活该"的讯息,但是惟有男人了解她的无助,给了从未得到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