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

标准

当我看到你们埋怨那个“主宰者”

我安静不语

心里却是摇曳着胜利的旗帜

等待证明的机会

证明信任“主宰者”是错误的机会

终于都降临了

愿你们真的清醒

Advertisements

幸福VS 年龄

标准

没想到,这些称呼我们三兄妹为舅舅、阿姨、姑姑、伯伯的孩子,明年将一起出嫁了。

他们还那么年幼,幸福与年龄无关,但是当你看到来自破碎家庭的孩子,在心理还未健全之际,就急急去创建自己的家庭,心里难免担忧,能做的也只能担忧和祝福。

山神

标准

自小,父母一直有在教导我们,无论到山区或是海洋,要注意自己的言行,避免得罪在那里坐镇的神明,而我也一直是相信的。

昨日载着远方到来的朋友到蚶山吃叫化鸡,回程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不回来的时候使用的道路,我最终是成功找到另一个出口,可是我始终不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沿着山路也只有一条小路,我从餐馆驶出的时候并没有做任何的转弯,只是沿路直行,我是怎么走到那个捷径的?我竟然没有看到去的时候必定经过的那座回教堂。

其实,当我发现自己走错路的时候,我心里是有想到山神在“玩弄”我,但为了不让朋友受惊,我没有说出来,只是淡定地寻找出路。

回到家告诉母亲此时,她也说妹妹的朋友也曾经到那里爬山后,回程的时候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山神,昨日我除了在用餐的时候下车,也没有做什么,说什么?

玄。

一封信

标准

cert

天后宫的一封信函,竟然引起双方父母那么大的反应。

回来以前妹妹告知我母亲看到那标注着天后宫的信封时,就斩钉截铁地说我一定是注册结婚了。无论妹妹怎么否定,母亲就是不相信。回来以后,我把那传说中的“结婚证书”取出来给老人家过目,母亲说:“如果你真的注册结婚,你爸爸肯定翻白眼!” 啊?连父亲也怀疑?

接着,刚才与他通话时,他说他母亲问起邮寄到他家的那一封,信封里究竟是什么文件?他说:“你和XX的妈妈想的一样,但这只是参与纪念状。”他的母亲说:“如果你偷偷跑去注册,我就把你赶出家门!” 啊?那么严重?

我和他,感到莫名其妙之余,也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