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花球

标准

现在,无论我去到哪个聚会,都觉得自己与“逼婚联盟会”一起用餐。

往往会接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男友怎么没来?” 我的标准答案:“不是每次都要粘在一起吧?”

第二个问题是:“你们几时要结婚?都在一起这么久了!” 这一题就看我当下的心情,就会有不同的答案,因为我根本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刚才聚餐谈起那位即将结婚的朋友,在座的朋友都说叫我一定要接到新娘子抛出的花球。真好笑,这是我决定的吗?

回程途中,我忽然想起3年前学姐结婚,她在台上要求司仪广播要我上台,我当时一听到上台就打死都不愿意,她最后才放弃。晚宴结束时,新娘与新郎在礼堂外欢送客人,学姐看到我就说:“刚才你为什么都不上台?我要把球丢给你!” 我假装不知道,哈哈哈!

啊,那么多人希望我去接新娘子丢出的花球,那么多人希望我赶紧步入婚姻。但是我还是想说:“感谢大家的厚爱,大家稍安勿躁,时机到了,一切就会成事的啦!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你们再紧张也没用啊!

Advertisements

考试

标准

昨早看见一位朋友在面书上勉励初中评估考试(PMR)考生,无论文凭的价值在哪里,学来的知识肯定有它的价值,所以大家一定要努力。我留言回应后,朋友问我当年的成绩如何?我回答:“8A”。朋友表示敬佩。

只是,我在心里说完了后半段的答案。“8A,但是在高等教育文凭考试(SPM),7A,接着B,C,D都拿齐了。”

为什么有那样的落差?又要旧事重提,也要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因为我不属于理科,所以理科科目都掌握不到? 还是那两年家里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专心于学业,原本难以掌握的理科科目在无法专注的情况下更是一塌糊涂,文科可以取胜,因为那本是我的强项,少温习都不会构成太大的问题?”

唯一确定的是中四与中五的那两年压力是巨大的。

多年来,我经常梦见自己在中学的教室里忙着作答考卷,不是不够时间作答,就是一题也答不出,仿佛想要弥补当年自己错失考取佳绩的机会。优秀成绩真的那么重要吗? 现在或许不重要了,但对于当年的我,那是很重要的目标,因此一直感到遗憾。前些日子,在内心对自己交代那件事情,从此也不再发这样的梦,只是今日这则留言而勾起了那段记忆。

关于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那戏剧般的情节,那种深夜受到惊吓的感觉,那种等待一个未知结果的不安,那种无辜遭人话柄,无奈遭人误解侮辱的感觉,那种尝尽人情冷暖的醒觉,直到今天,当那记忆宝盒被打开之际,一切的一切依然清晰地浮现在眼前,甚至身体微微颤斗。如今,谁也不愿再提起,但又有谁早已忘记?唯一令人安慰的是,我们一家还紧紧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