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

标准

love

那一夜

我们都累了

你累了  就会不顾一切倒头大睡

我累了 也会为重视睁开双眼

我大力摇晃你的身子

你厌烦推开我的手

但  你还是起身了

只是不愿理会我

只是我也一样不愿作声

净是顾趴着乱画

然后 睡倒于小图上

醒来发现小图旁多了张预算图表

这场架

无人输赢

因为我们彼此都认错

因为我们彼此都更了解那情绪地雷

因为我们彼此都愿意拆除地雷

因为我们彼此教导将来遇上同样的状态该怎么处理

我感恩

 

 

 

四姑婆

标准

昨日归来,妹妹告知四姑婆在前天离开人世。嗯,又少了一个。

父亲的五个姑姑中,我们家和四姑婆是来往最频密的。婆婆在世时,四姑婆常常回老家探望婆婆,她的大嫂。老人家给我的印象就是慈祥和开通。婆婆不在以后,四姑婆也较少回娘家,只因她日益年迈,行动不便。父亲在过年过节也会带着我们一家大小去探望她。

前些日子得知四姑婆的病情每况愈下,因此收到这消息并没有感到十分意外。

人生无常,四姑婆,一路好走。

脑袋清醒

标准

第三年来做这同样的工作,今日坐在会场里突然有所感触。记得第一次非常紧张,出席每一场会议都是慌慌张张,聆听的时候也显得特别费力;第二次来的时候,生活秩序有点乱,所以很虚渺;这一次来之前,有所准备,有所计划,才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在做事。

最重要的是——脑袋很清醒。

随拍

标准
每次,不经意地电脑弄成这样,好像怕没人知道我涂抹爽身粉!

每次,不经意地电脑弄成这样,好像怕没人知道我涂抹爽身粉!

 

 

桌子太小,把杯子摆在脚上吧!

桌子太小,把杯子摆在脚上吧!

 

经过快速成长,大部分上班服都装不下我的身子,回家问看母亲可否改成外套?

经过快速成长,大部分上班服都装不下我的身子,回家问看母亲可否改成外套?

 

 

跟车

标准

昨夜,几乎所有中心的职员、志工都聚集在同一个地点,忙同一件事,而他则协助其中一间中心到别处出席一场晚宴。

我在活动结束时接到他的电话,说要到我的活动现场,跟着我一起回家。我问:“我自己开车,怎么一起回?”他说就跟车啊,不放心我半盲人拖着疲累身子,独自行驶在黑夜的路上。我告诉他昨晚情况还好,要他快快回家,因为相信他也很疲累了。

盖下电话,我径自轻轻一笑。谢谢他,总是那么疼爱我。

这个人

标准
与这个人吃过早午餐后,中午12点我们起回到我的住处。他大声地说:“现在开始冲到晚上12点了!”结果,当我在屏幕前做到几乎要练出金睛火眼的时候,他在第4个小时就变成这个样子!我准备偷拍他的时候,他听见相机咔嚓声,竟然举起胜利手势!算什么嘛?

与这个人吃过早午餐后,中午12点我们一起回到我的住处。他大声地说:“现在开始冲到晚上12点了!”结果,当我在屏幕前做到几乎要练出金睛火眼的时候,他在第4个小时就变成这个样子!我准备偷拍他的时候,他听见相机咔嚓声,竟然举起胜利手势!算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