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

标准

娃娃

爸爸:妈妈说要给你洗澡很久了,却没有做到。

妈妈:哦,很忙啊!之前洗过一次。

爸爸: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妈妈:3年前。(惭愧)

工作记

标准

忘了昨日是第几次出席盛大的大会了,从两年前的慌张到今天的熟练和淡定,仿佛做什么都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但,我依然不敌那寒冷的空间,总是轻易就打瞌睡,无法专注。昨日为了要张名片,被一名失神的粉丝踩了一脚,那坚硬的高跟鞋鞋跟,踩在我穿上丝袜的脚上,我只差没有叫妈,真的好疼啊!回到家脱下袜子,果然淤青一大块!

高跟鞋的印记今天还留在脚上。

高跟鞋的印记今天还留在脚上。

今天是第二日,他请了病假。为了处理一些事情,顺道载送我到车站。吃过早午餐,大约20分钟后我不知怎么地,头部突然剧痛,不是偏头痛,是整个头部好像要炸开了,接着又想作呕。我在那客服中心的椅子上闭目,放缓呼吸,尝试让自己放松下来。五分钟后情况转好一些。走出客服中心,看到便利店,想起网友说可乐可以医治头痛就买了一罐来喝。

我记得喝了半罐可乐,突然觉得好累,然后就睡着了,到了轻快铁站醒来的时候感觉刚刚是昏倒,不是睡着。莫名其妙,好吃好睡的,怎么有这种状况?

他问我这样的情况确定要去工作吗?我说情况好转了,没事情的。之后开自己玩笑:我不可以在会场晕倒的,不然会变成名人。在场出席的不止是本地人,还有大陆人、香港人和台湾人。假设我晕倒了,挂着那媒体证已经够显眼了,接着大家都知道某媒体代表昏倒了!哦,太可怕了!我不会让自己晕倒的!

结果我顺利地完成了这一天的任务。

还有两天,我就可以收工了。

疲累的一天

标准

午夜12时,眼睛快盖下了,可是对面那邻居的播音强的声量依然震动着我的心脏。

昨夜为了那一支可能不见的录音笔和手机,心里悬挂了一整夜,入眠4小时后就起身,准备到吉隆坡与客户会面。原本预算中午以前就回到家,但却拖到傍晚5点才踏上高速公路。好在,那录音笔和手机和那一袋物品都物归原主!

半途中在Kota Kemuning打包了熊掌手工包回家当我们三兄妹的晚餐。(其实不好吃,只是哥哥和妹妹还未吃过,就打包回来,吃过了就甘愿了。)

这一路回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偶尔一晃神,突然回想几分钟前自己是怎么把车驾驶到某段路的。哎,谁叫我住在家乡,然后在吉隆坡与家乡之间来回的,我还真的叫他来尝尝看舟车劳顿所导致的疲累。即使不塞车,那种疲累都似乎要了我的命。我这老人家不适合过于奔波。

晚膳后,见天色未暗,赶紧把那可怜的笨蛋傻瓜洗白白。哎,好累好累!

睡了,待会儿还要起身上巴刹,否则距离父母回国的日子还有三天,不去买食材就吃草了。

“无神”

标准

下午,妹妹说我需要吃增强记忆力的药物,我没有反驳,因为对于有些事情,我真的可以一转身就忘记!感觉这脑神经线经常发生短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也就一瞬间就忘了所发生的一切。

健忘已经有够糟糕,健忘和迷糊加起来真的可以搞砸很多事情!

刚刚又发现上星期二把一袋物品留在工厂,到今天要用到录音笔找不着才发现!天啊!我的录音笔啊,请你一定要乖乖地留在原处!

我想下次从车上拿走什么物品需要写清单,离开某处时需要检查清单再离开!

每天一直说人家“无神” (不专注),自己才是真正的“无神”啊!

自我介绍

标准

看那台湾相亲节目《王子的约会》男女主角在自我介绍时,都是一贯地说出自己的姓名、年龄、职业、身高、体重和星座,然后简略形容自己的性格。我突然也在想,要是我,我会怎样形容自己的性格?

在那以前,我先致电问他经过那么多年的相处,他又怎么看我?他的答案是:
”你就是一棵仙人掌,不需要浇太多水,施太多的肥,但却可以开花,就很自立。你看起来粗枝大叶的,但是也有很温柔的一面。你也很自律。“

我问他指的自律从哪方面看出?结果他的答案几乎让我昏厥:”至少你现在知道时间到了要吃饭!以前问你吃了没,你回答没有。那么要吃什么?不知道,不用吃也可以!”

如果要我形容自己的性格,我想我会这么说吧:

“ 对于自己认为对的事情非常固执”

“愿意做的时候非常勤奋,但要懒惰起来天下无敌。”

“独立起来偏向孤僻,可以独自啃下所有酸甜苦辣。”

“ 认真起来可以令旁人笑不出来。”

“ 耐性高。”

“对于想做的事情无论过了多久都要坚持到最后方休。”

“ 不喜欢复杂的人,又觉得自己是有复杂想法的人。”

“要求万事做到面面俱到,追求完美。”

“ 聪明与愚蠢的两个极端都有我的份儿。”

“ 好奇心很重,什么事情都想知道,但是不八卦别人的私事,反而偏向以同理心的角度去看待。“

 

暂时就这么多……

简单周末

标准

父母出国,妹妹的男友从外州来这里度假,目的当然是与妹妹小聚,大哥一家人到金马伦一游一日,一日又回大嫂娘家,家里就剩我一个守着。当然,我喜欢这片宁静,因为可以专心处理公事。

下午,远在吉隆坡的他有感近来工作压力大,竟也在睡到太阳高挂才起床,与我通电话后决定来我这里走走。

他抵达这里的时候是三点钟了,我们一起去吃村里唯一一档的罗扎面,再到毛律海边吹海风。今日的毛律海边还真是人山人海。在海滩席地而坐的野餐家庭很多,坐在食档享用的食客也多,在放着风筝的更加多。他突然说了一句:“为什么大家都爱来海边,因为人人都向往自由。”奇怪,压力大的人都特别有诗意的吗?

每次说要拍照,他总是说这里风景不怎么样,那里好热!我难得要拍照,结果他也那么多诸多挑剔,所以合照少之又少。这男人,真的是……风景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人物嘛!

空中的风筝

这海边特别多骑摩托售卖冰淇淋的小贩,从我出生到现在都是如此,而我每次来到这里都不忘买一支雪糕来品尝,今日也不例外。付钱以前,我要他猜那冰淇淋的价钱,他说2令吉,结果当他知道这里的冰淇淋只售1令吉时直呼夸张。我问他:“现在你可明白为何那天在天后宫我吃着同样的冰淇淋感到心痛?“他点头,因为那里售卖3令吉啊!当时难以置信的是我!

每次说要拍照,他总是说这里风景不怎么样,那里好热!我难得要拍照,结果他也那么多诸多挑剔,所以合照少之又少。这男人,真的是……风景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人物嘛!

每次说要拍照,他总是说这里风景不怎么样,那里好热!我难得要拍照,结果他也那么多诸多挑剔,所以合照少之又少。这男人,真的是……风景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人物嘛!

之后,我们继续前往丹绒士拔。在那里,我们无意间发现客家粉红粄,但老板介绍说那是潮州粿。那粉红粄/潮州粿的模样是一样的,口感吃起来也没什么差异,唯独我之前吃的馅料是红豆,而这个是一些虾米和类似糍的馅料。奇怪,这到底这是客家人,还是潮州人的传统小食?

嗜咖啡的他买了一包咖啡粉,我买了从未看过的天堂果和鱼丸后,我介绍他一家餐馆,那是鲜为游客所知的顶级酒家。那酒家是间木板店屋,厨师可是曾经获奖,经验丰富的师傅。我告诉他下次一定要携带他父母来这里品尝美味。

然后,我们回到村内用晚膳,同样吃他觉得美味的肉骨茶,也顺便让他打包回家。之后也不忘让他带走村内的蒜味油条。

我们就这样度过了一个简单的周末,这趟毫无计划的行程总算为他减压不少。

牛仔包包

标准
这个包包,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前年买下的,后来因为手提带子有些裂缝,呈断线的情况,携带出门不雅观,所以就打算丢弃了。搁在房内一角一段日子后,我重复看了它好多遍,越是觉得因为那一点小瑕疵而丢弃实在浪费,而且我很喜欢它的设计。今日寻问妹妹如何修补的意见,她却说外层看起来都那么陈旧了,怎么不丢?可是在我眼中,它就是很特别嘛!不舍得!

这个包包,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前年买下的,后来因为手提带子有些裂缝,呈断线的情况,携带出门不雅观,所以就打算丢弃了。搁在房内一角一段日子后,我重复看了它好多遍,越是觉得因为那一点小瑕疵而丢弃实在浪费,而且我很喜欢它的设计。今日寻问妹妹如何修补的意见,她却说外层看起来都那么陈旧了,怎么不丢?可是在我眼中,它就是很特别嘛!不舍得!

比现在好

标准

或许在我潜意识里,一直发出拯救自己的意愿,所以我不断在网络及身边的社交圈子接触到我所需要的引导。虽然我都没有说出口,但是我真的获得安慰,让我一步步地跨进。

借着许多过来人及专业讲员的分享,我越来越看清自己长久以来心中的矛盾与困惑是如何形成,我也明了无论我怎么在自己的苦难与家人的快乐之中切割,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我需要让自己好,才能让其他人获得真正的好。是的,这个道理我是知道,但是真正深切体会却是在最近。

我要改变的决心从何得来?或许是爱,或许是我看到未来的爱,于是我鼓起勇气做了我从来不敢做的事情。在那件事情上,我从来只相信自己,但近来我却把它“分”了出去,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我曾对自己这么说过,要是把它“分”出去只有两个结果:不是尔死,就是吾亡,但现在我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挑战,愿意让自己再努力一次。

当我说从此好好生活,是否意味着过去的日子其实过得不好?我也没有答案,只知道将来要过得比现在好。

走出FB,走入医院?

标准

今夜,突然想把堆在床边的所有物品收拾干净。每天整理一丁点,维持好几天都还没完成,需要分门别类的物品怎么那么多啊?

再加上夜晚睡觉,我总是渴得醒来喝水,一整夜下来其实没有好眠,那么就争取时间做些事情吧!

昨日早晨醒来,左手麻痹酸痛,痛得我不得赶快起身搓揉。那样的疼痛一直持续到午后更是严重。我在床上翻滚,饮用大量的水,最后还是决定忍受疼痛一边工作,借此分散注意力。

朋友来电邀我出门,我因疼痛不已所以无法答应她。直到晚上他来到,替我搓揉背后的淋巴结,痛楚才逐渐减轻。

在疼痛的那期间,我脑海里闪过的是:“不会吧?走出FB,走入医院?”

原本说好要7月份去做体检的,结果自己违约,也被几个朋友追问,说我非去不可,因为种种呈现的症状,看似不妙。

嗯,我会去的,尽快安排。

 

 

 

讲座会

标准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邀约他一起去参加那个讲座?感觉那是一件很害羞的事情,我越想就觉得脸红。

我们准备好了吗?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看到就想叫他一起去参加,其实他一定要出现我才可以去的。

我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他向来对这类讲座不屑一顾的,我知道他的性格,所以也从不邀约他的,再加上这一次的需要耗费长达8 小时。他肯答应,也不知道他是为了不让我失望,还是真的也想去了解。这呆头鹅究竟懂得参与这讲座的意义,还是懂得我愿意参加这类讲座,又代表着哪些意义吗?

管他,去了也没什么坏处吧?(自我安慰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