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

标准

星期四到今天,足足六天,我从早到晚在外奔波,回到家洗澡后又急着安排隔天的行程,然后“赶着”睡觉,隔天6、7点又起身开始一天的行程。

我好像好久都没过得那么充实,记得辞职以前的工作,8点起身都没问题,而现在为自己而打拼,虽然耗费更多时间,但却觉得一切都值得。过去5年,踏入社会后发生好多的大变化,搞得我每次回想时一直无法准确地记得一些事情发生的时间,甚至很错乱。每次都是从中学毕业开始算起,因为那一年的下一年我就来到吉隆坡这个城市。

我每次都这么算:学院的失策安排拖累我必须到第三年才毕业,毕业两个星期后我就开始上班,然后工作大约两年,然后与人合伙创业五个月,然后健康状况不好,潦倒了一年多,然后到现在……接着我何时搬到某处,又搬到某处,这么一算都想到头歪眼斜。

近来做的事情与之前没有差别,也有所差别。不晓得是之前没有经验,还是真的没有好好去做,现在执行所要执行的都比较有头绪和秩序,做起来也踏实很多。我的标准很简单,如果一件事情到最后,我觉得自己在过程中犯了不该犯的错,或者没有做自己该做的部分,那么就算成果获得赞赏,我的心都踏实不起来,因为我觉得要是做完所有该做的,成果肯定更好。现在的我对于这些比较清晰明确。再次验证,有些事情,如果真的有决心,再加上天时地利人和,做什么都有可能!

纵然我的印象还停留在人人把我当小孩的时候,但我却也知道我的岁数渐渐踏入“不是小孩”的年龄。不需要与身边较年长的朋友比较,或许他们30岁的想法,我还未到那个岁数早有。

再加上因为未来会做的一件事,我实现梦想的时限也不多。并不是说未来不再有梦想,而是有些梦想总要在特定的时段完成才有意义!

那些一直怀抱梦想的朋友,当你说出梦想以后,下一步就是去实现,永远都不要放弃!每实现一个梦想,需要归零,才能迈向另一个梦想。

艺术墙

标准

艺术

午休时间,走在KLCC会议厅附近的某个角落,突然发现这一堵挂满艺术品的墙壁。我看了看解说文,还是不大明白这究竟和旅游配套有什么关系。只见发现墙上左方挂着的是几位画家的画作,不晓得是某项比赛的得奖作品?而有趣的是有三幅画着布特拉再也的画家是伊朗籍,一位印尼画家的主题是“领导者”,而一位本地的画家画的是“父母”。而右方挂着的是一个“饭碗”的特别企划,艺术家使用饭碗来表达自己的想法,相当有趣!

(我最近才开始用手机照相,所以技术不熟练,照片品质也不佳。)

工作伙伴

标准
当初为了摄影课程,父母为我添购了这一台相机。后来它成为我的工作伙伴长达5年。今日下午,它的镜头突然缩不回去。原以为只要修一修就好了,没想到店员的一句:“这没得救了,就算原厂也救不到了,款式太旧了!”把它判了死刑!啊!怎么会这样?

当初为了摄影课程,父母为我添购了这一台相机。后来它成为我的工作伙伴长达5年。今日下午,它的镜头突然缩不回去。原以为只要修一修就好了,没想到店员的一句:“这没得救了,就算原厂也救不到了,款式太旧了!”把它判了死刑!啊!怎么会这样?记得当年购买价值1千令吉,如今市场上功能胜过它可能只是价值300至400令吉!

娃娃

标准

娃娃

爸爸:妈妈说要给你洗澡很久了,却没有做到。

妈妈:哦,很忙啊!之前洗过一次。

爸爸: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妈妈:3年前。(惭愧)

工作记

标准

忘了昨日是第几次出席盛大的大会了,从两年前的慌张到今天的熟练和淡定,仿佛做什么都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但,我依然不敌那寒冷的空间,总是轻易就打瞌睡,无法专注。昨日为了要张名片,被一名失神的粉丝踩了一脚,那坚硬的高跟鞋鞋跟,踩在我穿上丝袜的脚上,我只差没有叫妈,真的好疼啊!回到家脱下袜子,果然淤青一大块!

高跟鞋的印记今天还留在脚上。

高跟鞋的印记今天还留在脚上。

今天是第二日,他请了病假。为了处理一些事情,顺道载送我到车站。吃过早午餐,大约20分钟后我不知怎么地,头部突然剧痛,不是偏头痛,是整个头部好像要炸开了,接着又想作呕。我在那客服中心的椅子上闭目,放缓呼吸,尝试让自己放松下来。五分钟后情况转好一些。走出客服中心,看到便利店,想起网友说可乐可以医治头痛就买了一罐来喝。

我记得喝了半罐可乐,突然觉得好累,然后就睡着了,到了轻快铁站醒来的时候感觉刚刚是昏倒,不是睡着。莫名其妙,好吃好睡的,怎么有这种状况?

他问我这样的情况确定要去工作吗?我说情况好转了,没事情的。之后开自己玩笑:我不可以在会场晕倒的,不然会变成名人。在场出席的不止是本地人,还有大陆人、香港人和台湾人。假设我晕倒了,挂着那媒体证已经够显眼了,接着大家都知道某媒体代表昏倒了!哦,太可怕了!我不会让自己晕倒的!

结果我顺利地完成了这一天的任务。

还有两天,我就可以收工了。

疲累的一天

标准

午夜12时,眼睛快盖下了,可是对面那邻居的播音强的声量依然震动着我的心脏。

昨夜为了那一支可能不见的录音笔和手机,心里悬挂了一整夜,入眠4小时后就起身,准备到吉隆坡与客户会面。原本预算中午以前就回到家,但却拖到傍晚5点才踏上高速公路。好在,那录音笔和手机和那一袋物品都物归原主!

半途中在Kota Kemuning打包了熊掌手工包回家当我们三兄妹的晚餐。(其实不好吃,只是哥哥和妹妹还未吃过,就打包回来,吃过了就甘愿了。)

这一路回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偶尔一晃神,突然回想几分钟前自己是怎么把车驾驶到某段路的。哎,谁叫我住在家乡,然后在吉隆坡与家乡之间来回的,我还真的叫他来尝尝看舟车劳顿所导致的疲累。即使不塞车,那种疲累都似乎要了我的命。我这老人家不适合过于奔波。

晚膳后,见天色未暗,赶紧把那可怜的笨蛋傻瓜洗白白。哎,好累好累!

睡了,待会儿还要起身上巴刹,否则距离父母回国的日子还有三天,不去买食材就吃草了。

“无神”

标准

下午,妹妹说我需要吃增强记忆力的药物,我没有反驳,因为对于有些事情,我真的可以一转身就忘记!感觉这脑神经线经常发生短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也就一瞬间就忘了所发生的一切。

健忘已经有够糟糕,健忘和迷糊加起来真的可以搞砸很多事情!

刚刚又发现上星期二把一袋物品留在工厂,到今天要用到录音笔找不着才发现!天啊!我的录音笔啊,请你一定要乖乖地留在原处!

我想下次从车上拿走什么物品需要写清单,离开某处时需要检查清单再离开!

每天一直说人家“无神” (不专注),自己才是真正的“无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