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累的一天

标准

午夜12时,眼睛快盖下了,可是对面那邻居的播音强的声量依然震动着我的心脏。

昨夜为了那一支可能不见的录音笔和手机,心里悬挂了一整夜,入眠4小时后就起身,准备到吉隆坡与客户会面。原本预算中午以前就回到家,但却拖到傍晚5点才踏上高速公路。好在,那录音笔和手机和那一袋物品都物归原主!

半途中在Kota Kemuning打包了熊掌手工包回家当我们三兄妹的晚餐。(其实不好吃,只是哥哥和妹妹还未吃过,就打包回来,吃过了就甘愿了。)

这一路回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偶尔一晃神,突然回想几分钟前自己是怎么把车驾驶到某段路的。哎,谁叫我住在家乡,然后在吉隆坡与家乡之间来回的,我还真的叫他来尝尝看舟车劳顿所导致的疲累。即使不塞车,那种疲累都似乎要了我的命。我这老人家不适合过于奔波。

晚膳后,见天色未暗,赶紧把那可怜的笨蛋傻瓜洗白白。哎,好累好累!

睡了,待会儿还要起身上巴刹,否则距离父母回国的日子还有三天,不去买食材就吃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