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们,朋友

标准

那天他提起我以前的一位生命过客,我费了一些时间才想起他说的是谁。我的生命过客(即是曾经与我发生不愉快事件的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的人),竟然需要由他人一再提醒我才记起?这很不可思议,却也是好事。

最近我有在想要是有一天我知道那些因立场不同、层次不同的生命过客还在为那些不愉快的过去耿耿于怀,说三道四,甚至到我面前纠缠不清,我想我会对他们说:“你真无聊!我都把那些事情放下抛在脑后了,你还在这里闹什么?” 我,也会为他们感到悲哀。

无论如何,我依然感激当年愿意信任我的人!尤其最感动的是,我在那件事情上从头到尾没有为自己解释或辩护,但那些朋友凭着我过去的为人处世而对他人的一面之词有所保留,事情冲淡后找我问个明白!我真心感谢他们,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很少见面,但却一直保持联络。愿意互相信任的朋友真的不易找!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碎言

标准

1)仗着自己见过大场面,于是他人说什么,你听了在内心下了负面注解;人家要制造感动场面,你就坚持说不让自己掉泪。但当音乐来了,情绪来了,眼泪还是来了。鬼话可以免疫,感情不能。

2)昨夜看到网友面书留言说当他压力大的时候多希望自己昏倒3天,醒来后大家告诉他:“你醒来了,你放心,那些事情我们处理好了!”读此留言让我感同身受,会心一笑。只是我在“决定倒下”之前会顾虑“这个怎么办,那个怎么办?”结果我一直死不了。

3)为了他,我竟然也会做这么鬼祟的事情。

4)当义工当久了,才发现要教导别人当义工才是难事,今日那群孩子让我学习不少。

5)有时候你会想,为了一些人而耗时耗力耗金钱有必要吗?但你只要想:“又不是每天”,于是就什么也计较不起来了。

治安

标准

傍晚时分载着两位长辈到加油站添油,下车前发现5辆摩托车突然开进加油站,聚集在我驻停的油桶隔壁。长辈说这班人似乎有不良企图,我仗着天还未暗坚持下车去付款,然后跑回车上,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那群年轻人。他们聚集在那里不晓得在谈些什么,有的在按手机,然后没有添油就离开了。长辈说她真的感觉到那些人真的是有意打枪我们三个女人的,他们最后没有这么做是我们幸运,责备我以后不要那么掉以轻心。结果一整晚,两人都在告诉我现在的治安多败坏,越说越觉恐怖。

其实,社会治安多败坏,我们这些每日流连在面书的,经常接收到事主自述的消息,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我经常在迫不得已需要夜归时都会这么想:”幸好父母没有在这里,否则可就担心死了!他们在远方看不到或许会担心,但总好过看到我还未归又不能做什么着急来得好!

你说我没有隐忧吗?那才怪!害怕又如何?但为了让老人家少担心,我也只能不断地说我有做很多很多的防范措施来安慰他们。

这究竟是谁的责任,大家心知肚明。这个夜里,再次对这个国家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朋友。情人

标准

我和他,是从友谊开始的。

在相恋初期,我也忘了当时为何自己有那个想法,我告诉他:”我希望将来的我们只是多了一个情侣的身份,我们还是可以谈生活、心事、看法的朋友。”他应允了。

回首这些年,我们总算是有做到这一点。除了家人,我总会把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叽里呱啦地“报告”给他听,而他也会把自己在家里和工作上的事情一一与我分享。此外,对于自己在生命中的过失与进步,也是我们之间的话题。更可贵的是,有哪个男生喜欢接近我,有哪个女生对他穷追不舍,我们彼此都知道。

他毕业后一直随着父亲工作,后来才走进社会,因此在早期,我们的话题很有限,因为对于我说的,他总是要“抗反到底”,而我总是觉得他不切实际。可是后来,不晓得为什么,我在谈话中告诉他,我对于某件事情的看法,而他竟然也可以说出很多扎实的重点,我们就这样你理我论的聊了好几个小时,聊完后我感觉好棒哦!我感觉到可以和自己的情人谈论这么严肃的课题感觉非常棒!

今天的我的想法依然非常踏实,而他依然倾向天马行空,可是他会开始取我一些的“现实”加入他的执行,我也会尊重他的“梦幻”,因为我发现“懂得梦”也很重要。

下午他拨电告诉我:“我知道我的问题出在哪里了?然后我……” 呵呵,每次接到这样的坦白,我也不多说,因为我知道他只需要找到自己,他只差那么一点点,就会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

标准

一如往常,你问是否需要你来载我,而我总是不假思索地说“好!”。想想朋友之中,只有对你们这几位老友,我才会那么地“不客气”,那么地不怕麻烦你们,因为我们之间的情谊不必担心谁欠谁人情,不必顾虑彼此会怎么想自己?

我们不常见面,但一见面总是聊个不停,谈话中总是充满笑声。好难得会有一起不打扮就出门的朋友,好难得会有穿着不迎合潮流的衣着就出门的朋友,好难得会有穿着“阿嘛”拖鞋也可以出门的朋友,哪怕我们的约会地点是在城市,在那个我们会显得另类的地方,我们依然可以开心地坐在那里品茶聊天。

我们的相处时光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