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不能作比较

标准

经过多少年的岁月,我从多少苦难中了解到“痛苦不能作比较”的道理。

当一个人对你说他遭遇了什么事情让他感觉很痛苦,如果你的反应是:“我的经历更悲惨,比你更痛苦!”你如果认为这样说会使那个人减轻或忘却自己的痛苦,那么这是愚蠢的做法。

痛苦就是痛苦,每个人的遭遇不一样,承受痛苦的能力也不一样。就算人家在比较之下觉得你的经历更值得同情更悲惨,当下只会觉得自己比较幸运,自己的痛苦感觉还是存在的!

你是谁?凭什么去批判人家不该怎么痛苦?凭什么说人家拥有今天的一切已经是“算好”的了?当那些苦痛折磨的是他人的心灵的时候,你凭什么用你的嘴巴来断定“他不该痛苦”?

痛苦,不能分担,但可以陪伴那个痛苦的人走过最痛苦的时候,而那个痛苦的人也要明白如果你自己都不愿意去改变情况,就算有个人愿意陪伴,你的结果还是一样。

看医生

标准

看医生,对我而言是很矛盾的事情。不去看,又在想其实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去看了,又担心诊断出“其实没有问题”,搞到最后自己都问:“其实是不是心理问题?”

昏眩是真实的,酸汁是真实的,血是真实的……到最后看了医生很有可能不是真实的,而且是“问题”。

当然不是希望“有问题”,只是当真的有问题的时候就必须被诊断出,没有问题的时候就是没问题。

病。亲人

标准

这偏头痛,在今早(昨日早上)毫无预警地袭击。看着那还未吃完的薯粉筋,其实有点困惑,本来好好的,怎么就忽然失去了胃口,然后头痛了起来?

接着整天下来就觉得不舒服,不管是坐着或趴着,一不留神也就会睡个不省人事,仿佛醒不来。傍晚4、5点我不知为何又睡着了,但这一次我做了一个梦。在半睡半醒之间,我知道大哥、大嫂、母亲和妹妹在客厅与侄子玩乐,但我也隐约看到已不在人世的婆婆、大伯还有其他“人”也在他们当中。我是在不舒服的地板上睡着的,我努力让自己清醒,却怎么也醒不来……直到听到母亲的叫唤才有能力睁开双眼。

每次生病,我都会做梦见作古的亲人。在我那不成文的信仰,又或者自小听到大人说的一些故事里,作这样的梦其实有些不好,仿佛是“时候到了”的意思。我记得有段时间,我几乎每晚都作那样的梦,原本可以在梦里见到婆婆觉得好幸福,可是后来不晓得为何越来越“热闹”,那些我从不去特别思念的姑婆、大姑、二姑等都出现了。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梦里看到婆婆、姑婆和大伯站在十字路口,婆婆问我:“吃饱了没?要吃吗?”我也不懂怎么只回答:“不!我吃饱了!”然后着急地挥手说再见。要是当时我回答婆婆我想吃,是不是我就会“睡死”? 再后期更严重的是,我总觉得自己每晚都去地府游了一圈,那种感觉很真实,你觉得自己在发梦,但你又觉得不是,你想“走出来”,但一直找不到出口……

后来,我的健康有了起色后就不再作这样的梦,直到今天又来了……无论如何,这些单纯只是根据信仰而整理出来的说法。

婚礼

标准

又是婚姻话题。

那天看到朋友在面子书上的状态留言说自己将来的婚礼该要怎么搞,于是我留言:“如果可以,我只想派喜饼,送些特别的小礼物给亲戚朋友,然后拍拍屁股远走高飞……” 总觉得搞婚宴是很劳命伤财的事情,明明是两个人和两家人的事情,如果是为大家好,就不要人家破费,耗时来出席一场沉闷、注重排场,需要等待许久才有得吃的宴会。

在这深夜,有位朋友说他自从拍拖后看到身边朋友有另一半的话,都希望他们修成正果。他问我何时结婚,义工朋友可以帮我搞定婚礼。我说:“我从来没有期许大家这样做。” 他说了很多理由:结婚一生一次……搞些浪漫也不错……接受大家的祝福才幸福……摆筵席是传统等等,而我只是在这里气急,仿佛我怎么强调要简单的婚礼的概念,他都接收不到。

难道我不摆酒席,你们都不祝福我了?朋友要为我花费心思,我心领,但若那不是我要的做来做什么?我不喜欢新郎在接新娘时接受什么被作弄的考验,不是我疼着未来的另一半,而是我认为结婚是那么庄重的事情,把男人的面子拉下了,就能保证新娘日后得到疼爱?有些姐妹的惩罚实在是过份!还有,我曾听过一位有经验的媒婆说其实这种玩闹会把喜气“驱赶”。

要是我结婚,我真的只想好好地结婚。我打从心底抗拒这些什么排场,因为我不想披上嫁衣的那一天过得那么疲累。说真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大部分女孩心中那个浪漫婚礼的想法不存在在我的心里,这些外在的、物质的,让我觉得好不实在,甚至厌烦。

但,我不排除有一天我必须和别人一样做着新人“该做的事情”,如果这件事情发生,那也不会是我的本意。

 

 

嗯……不过

标准

嗯,真的做得不好。

嗯,真的是没有把自己管理得好。

嗯,真的犯了很多错误。

嗯,真的不懂得平衡很多事物。

嗯,真的有点好心做坏事。

 

不过,我每次做得很好之前,都是做得最不好的。

不过,我意思到问题的存在,所以是可以解决的问题。

不过,我总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接受这样的犯错机会。

不过,我在这样的挣扎与困扰思考了很多事情。

不过,他也学习了不少。

 

这样的合作关系

标准

我和他素未谋面,哪怕是两年了,但我和他合作完成了几单生意。

他和我一样注重工作成品的素质,只要成品出自自己的手,就必须是“有品质”的,哪怕拖延了一点时间。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不会催促我尽快付款,甚至愿意因为拖慢了程度免费提供,还时时感谢我。

他明明就是一个很有实力的人,他这个年龄愿意接受那么丁点的收入或许生活也是困苦的了,但不担心自己的付出是白费的,如此信任我?

他明明社会经验已经是很丰富的了,可是怎么感觉就是个不担忧人心险恶的社会新鲜人?

奇怪,真奇怪。

但,这样的合作关系其实也不错。

深夜心灵大扫除

标准

我已经清醒了22小时,但我需要整理最近所发生的种种还未来得及处理的情绪,才能睡好。

1)

为了完整多项任务,我就算再疲累,双眼都会有如金睛火眼般地闪亮。原来工作才是真正支撑我清醒的最大动力。

2)

在这几天,忙的事情多,思考的事情也不少。这也是我困在好友之间的是非对错的一次,他们各有道理,但就是从来都不说出口,反而是我知情后干坐在这里烦恼。我以前很怕别人吵架,但自从意识到要获得真挚感情,要过得舒坦,要一起走更长远的路,坦诚相对是非常重要的事实后,我现在真希望他们好好吵一架,就好像电影里的难兄难弟因困在友情与是非对错后,好好的打一场架,然后搭肩释怀。但是,他们一个就是坚决不吵架,另一个就是想吵也觉得无力。

3)

那天百忙中与朋友用午餐,我说我要把车泊在A处,我说B处比较好,因为我要避嫌。这句“避嫌”引起了他的兴趣。午餐时他再次问起,我也照实相告,回想起整件事情下来,我真的是无辜的无助者。我似乎什么都没做,但似乎又成了人家离开圈子的主因。虽然对方坚持说没有,可是事情未免太巧合了吧?尤其当一位鲜少理会他人是非的朋友竟然说:“原来那个人是你啊?”我这才惊觉自己后知后觉。到现在我其实不知道当时的传言是什么,但我却隐约猜到最可疑的是哪些人物?传言,能有什么好听的话?唉,真是有哑子吃黄莲的感觉!

4)

我想,他不是个绝情人,看他对自小陪伴自己长大的长辈都那么有礼貌,他其实是个乖孩子,只是很多时候表现得不想让他人知道。

5)

他说,他这辈子将是孤单度过的,好熟悉的对白。其实你们真的是不想,还是害怕争取?我总觉得我比你们更有充分的因素去做这样的选择。

累了,接下来两天还有两场,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