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舒骏——未央歌

标准

那天在电视的《经典老歌》节目中听到这首之前听过的一首好歌,所以到网络下载。我在这5天来不断重复听着这首歌曲 ,多么悠扬,多么动听!

 

作詞:黃舒駿 作曲:黃舒駿 演唱:黃舒駿

當大余吻上寶笙的唇邊 我總算了了一樁心願
只是不知道小童的那個秘密 是否就是藺燕梅
在未央歌的催眠聲中 多少人為它魂縈夢牽
在寂寞苦悶的十七歲 經營一點小小的甜美

我的朋友我的同學 在不同時候流下同樣的眼淚
心中想著朋友和書中人物間 究竟是誰比較像誰
那朵校園中的玫瑰 是否可能種在我眼前
在平凡無奇的人世間 給我一點溫柔和喜悅

你知道你在尋找你的藺燕梅 你知道你在尋找你的童孝賢
你知道你在 你知道你在 你知道你在尋找一種永遠

經過這幾年的歲月 我幾乎忘了曾有這樣的甜美
突然聽說小童在台灣的消息 我想起從前的一切
為何現在同樣的詩篇 已無法觸動我的心弦
也許那位永恆的女子 永遠不會出現在我面前

我的弟弟我的妹妹 你們又再度流下同樣的眼淚
喔!多麼美好的感覺 告訴我你心愛的人是誰
多麼盼望你們有一天 真的見到你的藺燕梅 伍寶笙和童孝賢
為我唱完這未央的心願

 

 

 

痛苦不能作比较

标准

经过多少年的岁月,我从多少苦难中了解到“痛苦不能作比较”的道理。

当一个人对你说他遭遇了什么事情让他感觉很痛苦,如果你的反应是:“我的经历更悲惨,比你更痛苦!”你如果认为这样说会使那个人减轻或忘却自己的痛苦,那么这是愚蠢的做法。

痛苦就是痛苦,每个人的遭遇不一样,承受痛苦的能力也不一样。就算人家在比较之下觉得你的经历更值得同情更悲惨,当下只会觉得自己比较幸运,自己的痛苦感觉还是存在的!

你是谁?凭什么去批判人家不该怎么痛苦?凭什么说人家拥有今天的一切已经是“算好”的了?当那些苦痛折磨的是他人的心灵的时候,你凭什么用你的嘴巴来断定“他不该痛苦”?

痛苦,不能分担,但可以陪伴那个痛苦的人走过最痛苦的时候,而那个痛苦的人也要明白如果你自己都不愿意去改变情况,就算有个人愿意陪伴,你的结果还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