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之旅

标准

过去的三天,我究竟在做些什么?我参与了“马来西亚残障父母协会”所举办的槟城之游。身为执行秘书,除了旅游,还是需要做些事情的。

第一天

那天忙到凌晨1点钟,原本想完成新闻稿,抵达中心后可直接打印,但在前一天我忙碌了整天,实在没有精力,于是打消念头休息。

早晨5点钟起床,他抵达后载着我和那位在我家借宿一夜的同伴一起去打包麦当劳早餐,正因为如此,我们迟到了。

抵达八打灵中心,部分残障朋友已经陆续上了巴士。这一次或许人数不多,因为发生的状况大大减低。在途中,我也打了几个电话,处理我的工作。

接近12点的时候,我们抵达槟城了。第一站是到姓周桥对面的美食中心用午餐,当然也不忘到桥上走走。久闻这座桥的大名,我终于看到其真正的景象,也仿佛看到早期的华人先贤是如何在这空间里生活。沿路走去都可看见售卖手工艺品的摊子。桥的尽头就可看见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纵然艳阳高照,但大家却汗流浃背地欣赏此美景,同时留影。

我们的第二站是到槟城伊甸残障中心拜访及参观。创办人之一的戴先生向我们解说这家历史悠久的残障中心所提供的服务,同时另外一位负责人SK也示范给我们知道如何培训具有沟通障碍的朋友。看见他的一个口哨就能让这群孩子服服帖帖,我还真的大开眼界。解说会结束后,我和同伴也不忘与负责人交流有关槟城志工的情况及他们对志工的角色定位的看法。时间匆匆,我们在离开前有幸亲眼目睹戴先生所说的先进交通工具。他向我们示范如何操作将轮椅使用者安全地带到车上,整个过程只需要几个按钮。这日本进口的车子真神呢!无论对轮椅使用者或协助者都非常方便。目前吉隆坡都还没看到这类车子呢!伊甸就是使用这样的车子为槟城的残障朋友提供免费载送到医院看病的服务。

接着,我们就前往酒店。我在下车以后处理费用的收据,同伴也协助我处理分发T-恤给团员。

晚间我们到鼎鼎大名的关仔角用餐。我在第一次到槟城时来过这里,见识过这里的人满为患!我和另外两位同伴前后品尝了10种美食!

回到酒店以后,我在活动大堂外逗留一阵子,看看孩子们的练舞情况。回房后,我提起精神要完成那新闻稿,无奈却被周公召唤去了……

第二天

原本把闹钟调到5点钟响,我是醒了,但还是继续睡觉到7点钟才起身把新闻稿完成,再来联络报社是否派记者前来采访今晚的活动。

早餐后,我和同伴没有坐上三轮车,而是步行尾随着队伍,直到我们掉队了,就决定自己寻找壁画的踪迹。这炎热的天气,几乎把我们体内的水分都要吸干了!此时,我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力量正推着我向前,原来是有车子在倒退!我待那车子退出原位后指着他责备他怎么可以那样,他似乎若无其事地走了。

下午我没有尾随大队去升旗山,是为晚间的活动所准备。期间,我完成了新闻稿打印,联络了贵宾的助理,还有和我今晚的搭档讨论主持的时候的桥段及如何应付突发状况。

接着,我们到酒店对面的嘛嘛店吃了很好吃的Chapati和Tandori Chicken。我在吉隆坡品尝过Tandori Chicken的美味,但当时吃的比较硬,而这一家的松软多汁,而且还配有薄荷酱。

傍晚时分,我们因很多突发状况而在节目开始前慌张不已,可是在嘉宾离开后,我大大松了一口气,主持起来如鱼得水!这个夜晚,看到台下的观众时而哄堂大笑,时而因为孩子的真情表达而感动落泪,我其实也倍感温暖。

 

第三天

今日的第一站是购买土产,感觉到超贵的,所以我买的也不多。然后我们到蝴蝶园参观,我不晓得蝴蝶园里的蝴蝶是自由飞翔的,搞得我左闪右躲,不时发出尖叫声。

午餐过后,我们踏上归途。不晓得为什么,每次去槟城都觉得去的时候很快抵达,回程总是特别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