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自在

标准

早上8时整起身,刷牙洗脸洗澡梳发一番,大约9时05分出发到Sri Petaling轻快铁站,由于之前找到可以安全又免泊车费的地方,而且今天比较迟出门,因此没有车位的问题。

步行到轻快铁站后,站在那购票器前查阅了许久都看不见Ampang Point这个站点,最后查询之下路线已经更改,此站点已经不存在了。啊!以前还说自己是乘搭公共交通的专家,没想到这次也碰壁了。我其实也不清楚目的地距离现有的Ampang站点有多远,但它是我当下比较可靠的选择。

步入轻快铁里,我忽然反应过来:“对hor,今天需要在Chan Sow Lin那一站转车!”忘了哪个站点,有位马来孕妇走进了轻快铁,我开始不确定她是不是孕妇(因睡眠不足所以有点迟钝),因为她还一边手拉扶手,一边看书,观察一会儿旁边有位马来同胞起身让位才确定。唉,都怪自己想那么多,站起来让位不就是了!

10点30分抵达Ampang那一站,因为顾着讲电话,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已经到达目的地,还在想怎么那清洁阿姨进来扫地?匆匆走出车站,截住了一辆的士。

在的士上我检查到自己没有带到皮包出门,心里庆幸自己没有懵懵懂懂地要挑战路线而开车到市区,否则没有身份证是罪行,没有驾照开车更是罪加一等。

的士不一会儿就抵达目的地了!啊,原来这么靠近!误打误撞下,还是走到正路了!由于要进入大厦顶楼需要以证件换取通行证,我再次找了书包,才赫然发现我的皮包虽然不在,但原来我的身份证在小熊袋里!啊!我上次出门把它放在这里后一直都没有拿出来,而且过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我有多久出门没有携带身份证了?

11时40分完成了任务后,我走出大厦,越过马路准备截住的士前,看到一辆公共巴士的电子版上显示Ampang LRT,刚好巴士因交通灯转红而停下,我决定上车。啊,又省下一笔的士费!

从Ampang站到Chan Sow Lin站回程的轻快铁上,又忘了是哪一站,有位印尼太太牵着一位小女孩匆忙走进来,后面尾随着另外一位少妇。我看着那走在前头的妇女牵着孩子硬塞入对面那排座位的一个小空间,然后她的朋友又把剩余的15%空间也占满,结果两旁的乘客都被“挤”向左右两旁,变得难以动弹,脸上露出厌烦又无奈的表情,好似在说:“这么小的位子都要挤进来!”他们的互动令我好想笑出声来,我只好望向他方,假装磨牙,强忍笑意。

从Chan Sow Lin转到Sri Petaling的轻快铁后,我一直站着直到终点。我望向窗外的蓝天白云,一度入神得忘我!好美丽的云朵!

回到Sri Petaling取车时,早餐啃下几块饼干的我感到饥肠辘辘的,于是决定到家里附近的小贩中心吃云吞面。云吞面是许久没有吃到家常饭的时候,满足我味蕾及思乡的面食。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午餐时间也到了,所以过来找我。

我每日在这城市里,过着与很多人不一样模式的生活。我快乐吗?很难定论!但我自在。

为人妻 vs 结婚

标准

那天,有位朋友说她会忙到六月底。问她忙什么,她说:“为人妻!”

“为人妻”,我看了她的留言觉得莫名地感动。

为人妻,意味着一个女孩即将迈入人生的另一阶段,当上人家的妻子;意味着她从此拥有新的身份,承担着新的责任;意味着她把自己的下半生交托给另一个人的手上。

啊!为什么“为人妻”和“结婚” 这两句话意思相差不远,但是听起来感觉就是那么不一样?“为人妻”听起来是庄重和娇滴滴的感觉,而“结婚”听起来却是沉重又无奈的?

是我有“文字洁癖”的关系吗?

 

 

黄色小册子

标准
这本小字典,仿佛是一代教师和学生的宝典。我只知道从哥哥小学的年代用到我的年代,然后再传给妹妹。它的外皮是黄色的(后来母亲用礼物包装纸包起来),所以当时我们通称为《黄色小册子》。 这字典里有同义词、反义词、成语、谚语、数量词等解释,都有马来文和中文的注解,真的方便又好用!

这本小字典,仿佛是一代教师和学生的宝典。我只知道从哥哥小学的年代用到我的年代,然后再传给妹妹。它的外皮是黄色的(后来母亲用礼物包装纸包起来),所以当时我们通称为《黄色小册子》。
这字典里有同义词、反义词、成语、谚语、数量词等解释,都有马来文和中文的注解,真的方便又好用!

 

放开

标准

我发现,我越来越勇敢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在这之前,对于那些我不大愿意想让人知道的事情,在表达上我总是采取隐喻的说法,甚至在文字上也是“声东击西”的。

可是这种“躲躲藏藏”的方式让我无法达到真正的目的——抒发情感。于是,开始疲累了;于是开始学懂了,于是,又再放开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