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工以后

标准

培训营的第一个晚上,我开车回到宿舍时,下车前想擦掉鼻孔下的液体,原以为是鼻水,谁知是血,抓起几张纸巾遮掩鼻子下车,下车后从同伴手中接过物品后匆匆走在前头。原本想沉默不说,但同伴步行的速度很慢,我才催促:“快,我流鼻血了!”回到房间大约5分钟,我成功止血。 好在,我是收工了才出事。

第二个晚上,我和组员倒完垃圾后,回头把午餐盒和电脑放到车上,以预防活动结束时得意忘形而发生不必要的麻烦。我走出大堂时,原本的细雨似乎越来越大,此时我感觉从鼻孔有一股劲冲出,又是血!我一边走一边用手把血拨到道路上,抵达车前我抓了好多纸巾都无法止血。雨越下越大,我决定走回大堂。我在底层的洗手间昂头许久,用了好多纸巾依然无法止血。我不想吓坏小孩和营员,想起有位同伴可能还在楼上,于是又遮掩鼻子匆匆到楼上去。

果然那位同伴还在那里,我继续让自己昂头,但血一直无法停止,而且从口中流了出来。有感情况很不妙,固执的我惟有请同伴把医疗组的同伴找来。医疗组的同伴是位医科生,她说我的止血方法错误,应该是低头,手按鼻孔3-5分钟让血凝固。我照办了,在她的照料下我终于止血了。那一天晚上,虚弱的我在临睡前迷迷糊糊中看到我每一位家人和他的画面。我还问自己,怎么那么奇怪,我是不是要死了?哈哈,可能看戏看太多了!隔天,我还不是醒来了吗?只是吐了一滩血。

第三天培训营结束了,我在回家途中感觉肚子饿了,所以邀约乘搭我顺风车的同伴一起用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7点多,我在下车前又是从鼻孔挖到一滩血。

我想是虚火上身才会有这次的血光之灾吧!我觉得玄的是,责任感重的我就连生病都是在收工以后……

Advertisements

收工以后”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