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水壶

标准
这水壶以前是妹妹的,收了10多年,我又拿出来用。理由是我开车的时候因容易紧张而口渴,需要一个容易开关的水壶,所以就从橱柜把它找出来了。底部的价钱RM3.80竟然还可见。

这水壶以前是妹妹的,收了10多年,我又拿出来用。理由是我开车的时候因容易紧张而口渴,需要一个容易开关的水壶,所以就从橱柜把它找出来了。底部的价钱RM3.80竟然还可见。

一点哀,一点伤

标准

1. 我好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人——跟他对话可以到达“顶心顶肺”的程度。奇怪,好似只有我有问题,他是全对的。也罢,跟这样的人说理是白费。这一回,我需要负点责任,所以把它做好。总有一天,我放开不是为了赌气,让你知道我有多重要,而是要让你知道可以忍耐你的没几个。我只能说:“我不能要求遇到的每个人都那么“好相处”,所以我让自己“好相处”。

2. 昨日摄影师为我和朋友拍合照时,埋怨我怎么都没表情。熟悉的朋友代我回答:“她只有一个表情。”回到家乡整理相簿时,顺便翻看相簿,无意间发现,儿时的我还有懂得展开笑颜的留影,但自青春期开始,突然都不知道该怎么笑了,此后的照片真的只有一个表情。原来,脸部表情的展露,也是一种习惯。

3.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从另一个人的愤怒中听到求救的呐喊,也不是每个人会因为他人突然闹脾气而关心地问:“你还好吗?”

4. 有时候我会怀疑,你规定我们要怎样做,真的是因为“那才是正确的! 那才是最好的方法!”吗?而我终于发现我总是不受这套的原因在于:“你硬要把你的思考模式硬套到我脑袋让我很好难过!” 你要知道,你有多偏执,我就有,甚至更严重!

5. 不该知道太多的真相,就因为真相,你的人生从此孤单,就算拥有全世界的爱,你的内心还是决定自己孤独地、自怜地、哀伤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