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忙

标准

要是,我找你帮忙,因为我知道你可以帮忙;

要是,我找你帮忙,因为我知道你可能帮得上忙,而你也答应愿意帮忙;

要是,我找你帮忙,你也答应愿意帮忙,但最后却说帮不上忙;

要是,我找你帮忙,你有心帮忙,就真的给予帮忙;

要是中途选择不帮忙,那也就直说,或者给个“表面合理”的理由,而不是“明显的烂理由”。

因为,我真的会生气的。

Tension 与4 In Love

标准

上周收听Melody FM 听到主持人介绍曾经红极一时的组合,一听到” Tension” 和 “4 In Love” ,我感觉自己快要尖叫出来了!我不是追星者,但是这两个组合是我中学时代的标记之一。到今天,我依然喜欢Tension的《聪明》与 “4 In Love” 的《一千零一个愿望》。

 

 

 

张克帆

标准

忘了去年还是前年,我无意间透过观赏《康熙来了》认识了张克帆这个歌手,他在节目里演绎《两个世界》这首歌时,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不只是因为他是懂得作词作曲的才子,感觉他唱歌时付出了真诚情感。近来在面子书上无意间看到有人分享他在面子书的专页http://www.facebook.com/redhotboys 帖子,我也成了跟随者,同时认识了他更多的作品。依然,无论唱哪首歌,我都感觉到“真诚”。

那一年,我死里逃生

标准

下午驾驶于KESAS大道,经过HICOM休息站时不经意看了看左边的那一排添油站,脑海突然闪过几年前的某个夜晚在那Esso添油站所发生的事情。

那一晚父亲因临时答应朋友的邀约一起喝酒,所以把载送我和朋友(当时朋友跟我回家一趟,当作短期旅行)回吉隆坡的任务交给了哥哥。当时家里有一辆车进厂修理,因此暂借舅舅的车使用,而哥哥就用了那部车子载我们。

我们抵达HICOM休息站那里时,哥哥把车开入Esso添油站准备添油。哥哥下车走到柜台付款,但他在转身回头时向在车内的我们招手。我当时感到疲累,搞不清楚他在表达什么?之后只见他匆忙跑到车前告诉我们赶快下车,因为车头开始着火了!

我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和朋友逃下车,添油站的职员和哥哥急忙提水浇熄火焰,好在过了不久火势受到控制,车子没有大碍。哥哥联络父亲后,我们就坐在添油站商店前望着那部车子。我那朋友竟然还哈哈大笑,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也正因此事哥哥觉得此人有点问题,要我提防,后来果真获得验证),但我们却吓得脸青了。

后来汽车送到车厂维修时,发现是上次进行维护工作时,因技术人员的疏忽让漆把两条电线相连才着火的。然而,就因为那技术人员是亲戚,所以舅舅也不好意思多说话。

而父亲也因为这件事被母亲责骂:“和朋友喝酒很重要吗?要是今晚那两个孩子变焦尸我问你要怎么办?”平日“能言善辩”的父亲自知理亏不敢多言。因为他们都认为要是父亲载送,开的是另一部车子就不会发生这“惊险事件”。

我回想起当时要是汽车真的烧了起来,再加上添油站里的易燃物,我肯定死无全尸。但,我死里逃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