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家可归的新年

标准

过去的20多个农历新年假期,我从来没有想过好好安排要做些什么?由于亲戚朋友都住得很靠近,所以大家一般都聚在婆婆家和外婆家吃喝玩乐,又或者大家轮流作客,一个亲戚一天,整个新年都耗了一大半。

另外,我也不会像妹妹和她的朋友那般组织拜年团到每个朋友家拜年,直到两年前才开始这个礼仪,然而我在家乡常联络的朋友只有7位,要是互相拜年,我们一天就可以搞定7个站了!

我的农历新年假期就真的是在休息和娱乐,没有特别的“搞作”。

然而2008年婆婆离世后,隔年的农历新年,我们似乎找不到回祖屋的理由了。姑姑们依然会带着一家大小回到祖屋相聚,但是那感觉变得很不一样。我才赫然发现婆婆是把我们这家族成员团聚在一起的关键人物,她离开后,我们似乎都成了独立的个体。大家依然保持联络,但就是少了。我们在那往后的几年都往外婆家钻。

去年年底,外公也跟着离世。外婆和舅舅也在较后搬到位于我们隔壁街的新居。从此,我们没有了“外婆家”,只有“舅舅家”。既然是“舅舅家”,情况当然不一样了,“外婆家”是位于园丘内宽敞的板屋,我们可以活动的范围很大,疲累时还可到客房里休息。但是属于新式排屋的“舅舅家”几乎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好处。

想及此,我意识到,今年的新年我“无家可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