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标准

自卢旺达回来以后,脑子里一直盘旋着“正常”二字,然后研究起来。是啊,从来没发现“正常”二字那么地欺负人!

如何定义“正常”,如果我是“正常人”,你是不是要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十分相似,那么你才能归类为“正常人”?

我们害怕被排入“不正常”的群组,所以就算面对问题也要让自己变得“正常”。

 

喝了咖啡,胃就会感到不舒服,但“正常人”喝咖啡提神,那我偶尔也喝一喝,比较“正常”;

视力不好,但为了达到“正常人”工作标准,依旧长时间面对电脑;

患有哮喘,因为不像他人发现而不允许你玩游戏,所以变成了“正常人”;

身体虚弱,为了可以像“正常人”那样工作,也就“正常”了。

 

还有……

心里的花园

标准

每一次回到吉隆坡之前,他都会问我回来的日期和时间,而我也会向他报告我的行程。每一次回到吉隆坡,我们都会争取在第一时间见个面。我们是那么地习惯做这样的动作。

直到那一天,我在家里策划回到吉隆坡以后的行程,知道这一次回去,他却身在关丹时,突然感到不习惯,甚至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一直以为吉隆坡对我而言只是个工作的地方,却不知道原来吉隆坡也代表着他的所在处。原来我来,也是因为这里有他。

相恋5年,我们好像没有尝试过分开那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不会天天见面,但至少要见面时,随传随到。之前以为两个星期已经是最长的时间了,如今更长。12月份我除了在出国前与回国后见他几个小时,接着他就在圣诞节的隔天被委派到关丹出差,然后一直到现在。

我在国外的17天,他一个人生活;我回来以后,他去了关丹,把我留在这里一个人生活。

我在国外充电回来以后的自在感觉,与他在电话上跟我分享身在城市以外地区的感觉是一样的!原来,之前我们都那么疲累。

我相信,充电后的我们,相见之时,心里又会是一座小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