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我来了!

标准

2013
2012年期间,无论我做任何事情,不是“赶不上”,就是“无法准时”,我其实不喜欢那样的感觉,因而常常惊慌失措。那个高度纪律的自己究竟去了哪里?我不断努力找回那个事事做得妥妥当当的自己,但越是寻找,越是失落。

回想过去的12个月,我再也无法像往年般拥有超强的记忆力,记得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或许是因为事情总在匆忙的情况下解决,脑子的记忆卡根本来不及储存就重写新事件。有时候,就连一小时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起,甚至质疑事情发生的时间。

然而我还记得的是,2011年12月31日,我和他在旧古仔路的K3K咖啡厅,一边听驻唱歌手的演唱,一边品尝特别的餐点。我还记得,我特别点了范玮琪的《最重要的决定》。我别无他意,就只想在那个时刻听这首歌。

接着的日子,我一直忙着“重修”意志力、信心和耐力瓦碎的自己。基本上我很少与外界接触,我特别享受一个人在吉隆坡住处的独处时光,尤其在其他房客都不在家,而我有机会独霸公寓单位的所有空间之际,我的心感觉到特别的平静与“安全”,但那样的平静总是短暂的。

我明了自己心里有太多对生活,对生命的不解、愤怒、埋怨……年复一年,我尝试去寻找答案,尝试去化解,但换来的是更多的不肯定。纵然在朋友有难题时,我依然扮演着鼓励、开解、支持的正面角色,但面对自己的问题时,我总是黯然神伤。就算有位网友说:“Ask help when you need.” 话是说得动听,但这种“网络问诊”所开的药方始终无法对症下药。

我不想让别人来定位自己,自己却也找不到定位。我,不晓得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更不知道自己要做怎样的人。于是,开始钻牛角尖。

此外,义工活动占据了我大部分的生活,让我一度厌倦,甚至失去方向。

我知道,也相信自己的未来即将变得越来越好,但那股坚持的心力总是微弱的。

10月份,我长期服务的其中一家残障福利机构问我是否愿意于12月份跟随其中一位负责人到卢旺达,责任是照顾她。我开始有所顾虑,但多番分析后,我决定赴上那段长达17天的旅程。

我感恩,那段旅程里那位严格的日本教授让我找回珍贵的“纪律”特质,尤其是“守时”;那段旅程,让我远离这里的烦嚣;那段旅程,大自然的灵气打扫了我尘埃满满的心灵;那段旅程,我吸收了好多新养分……我非常感恩,它为我的2012年画上美丽的句点。

此后,我也从日本教授得到启发。我不再为问题寻找答案,而选择用问题来回答问题,毕竟这世上的问题不可能因为一个答案而成为定论。既然如此,持续的提问,或许可以给予我人生更大的动力。

祈求新的一年里诸事顺利是一种期盼,但我更希望自己在面对逆境时不急躁、不害怕、不惊慌。

2013年,我来了!

<a href="http://mybloggercon.com/" title="《大馬部落》"><img src="http://mybloggercon.com/files/2008/03/mybloggercon-logo-150x173.png" width="150" height="173" alt="《大馬部落》"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