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路痴

标准

我常如此说他:“真枉费你是住了20年的吉隆坡人!”因为我发现有很多地方,我这外地人比他还熟悉,有些人人都知道的地方,他却不清不楚地,结果每次都被他带去“吉隆坡半日游”!更多时候,我是傻傻地被他牵着走,以为他知道目的地,结果走到汗流浃背,垂头丧气,抵达的地方竟然叫“荷兰”!

当我愿意写

标准

从上个星期一到今天,说我忙碌,我真忙碌;说我因为难以专注做一件事而导致自己“看起来”很忙碌,那也不假。

所有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挤在2012年结束前夕,当初接下一些活动,其实实属勉强,早已尽量将一些事推托,但到最后那工作量还是多得吓人。

我说过,我是一头牛,可以不停耕种的一头牛,但当这头牛面对“失控”的情况,甚至在面对那辽阔无边还未完成的耕地,还能老神在在地在那里与稻草人嬉戏,它内心燃烧的焦虑可想而知,那股焦虑之火令它选择“假装镇定”地面对所发生的事情。

中心那里两项大型活动竟然就在这个星期持续举行;我手头上的要交要写的看似不多,但要写起来不少;要办些手续都好似觉得无力;还有那些没完没了的准备功夫。

除了必办之事,新的点子,新的想法从未停止涌入脑海。虽然内心深处总是责骂:“你怎么那么贪心?正经事还没做完就想那么多?”但还是无法阻挡那排山倒海而来的“目标”。待办事情好像走马灯的字样在脑子里不断闪烁,包括心中还未能处理的一些隐忧。嗯,不要把所有“问题”堆在一起想,慢慢来,你可以的!

现在的我很辛苦,但我不是埋怨,而是想透过文字整理思绪,让自己心情踏实些,淡定些。

是的,当我愿意写,就表示一切变好了,而且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