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发现……

标准

1)奇怪,我是不是太贪心了,总是在某些时间将很多事情安排在很接近的时间,尤其在48小时内做了许多消耗体力与精神的事情,搞到最后近乎“傻”了的状态。

2)原来,当你真的很疲累的时候,无论是身还是心疲累,你连内心对话都提不起劲。

3)本能地攻击或反击或故意伤害,是因为曾经受伤。

4)过去好似已过去了,但它依然是一种痕迹,或许能改变状态,或许不能,但永远无法消除。

Advertisements

不要怜悯你

标准

你说当你在夜里  收拾泪滴的时候  不要怜悯你

你说不是不分担  而是不忍共承担  不要怜悯你

你不再说为什么  只求一个跟着做  不要怜悯你

你说这样下去吧  地球依然转动着   不要怜悯你

 

 

 

心月

笔于2012年10月24日

病菌,滚远一点!

标准

农历九月份,吉隆坡几乎每日不是乌云密布,就是雷雨交加,导致气温总是冷冷的。

每天坐在电脑前,我都感觉到大腿至膝盖至小腿的部分一阵阵凉意,甚至开始发冷,所以干脆把那百家被打开,拉了一部分盖在膝盖上,这才保暖些。

来到了九皇爷诞辰的这一天,天空出奇地出现了太阳,结果这忽雨忽晴的天气让人吃不消。原本昨夜已有感冒症状,今早起身喉咙也变得不舒服,然后过了中午,那阳光竟然也让我开始头昏脑涨。嗯,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摸一摸额头,好像有点发烧。一杯维他命C下肚好像还是不大见效。

嗯,这次又要出动意志力让我完成今日该完成的任务。因为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这一约,那一约,突然成了节目巅峰期。

明日家乡那位朋友要来过夜,然后要去逛逛全马最大的夜市;星期四早上我们又有个特别及富有意义的任务,还蛮紧张的;星期四傍晚需要载送一位朋友回家乡,因为他星期五的生活营地点就在那里;早上收到一封简讯,“三剑客”问我要不要在星期五到某处,我想去的机率蛮高的;下星期四约了朋友完成拖延已久的“K计划”;星期五与前同事聚餐……这么一写一看,还真的够忙的了。

所以,病菌你滚远一点,我要争取时间做完正事。

 

角色分数

标准

生活里,我们扮演着各种角色,人家的女儿、姐姐、妹妹、朋友、同学、情人、助理、员工、同事、网友……

虽然说要做自己,不要过于在意别人的话语,但偶尔还是想知道在别人眼中,自己究竟是怎么样的人,还有自己在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所扮演的角色究竟获得几分?

我问过情人、朋友、上司、网友……但其实我也想知道至亲家人给我的分数?

秘密瓶子

标准

我相信很多人在面对问题时,其实心里已有答案。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人将问题的前因后果有条不紊地排列在眼前,让他们看到事情的整个画面,即所谓的“Big Picture”。

近来身边很多朋友特别有心事,无论是感情、亲情和友情的都有。我不是一个专业的辅导员,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聆听、分析,并且提供处理方案,唯独不替他们做决定,那是我的原则。因为面对问题的是他们,身在那个处境的也是他们,只有他们最了解情况,也最知道该做怎样的选择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我不晓得这些朋友到最后能否完全解决了当下的问题,但至少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暂搁了工作,为他们解忧。或许你说我是“滥好人”,自己都那么忙碌还多管闲事,但是要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苦恼于问题之中,我也无法安心工作。

还有,要是有朋友愿意与你“谈心”,那不正表示你在他们心目中是值得信任的?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会尽责当个装满秘密的瓶子,把瓶盖封得紧紧的!

浅谈“在线新闻”

标准

面子书给予网民可在最短时间内发布新闻、消息的便利。有人透过它来发布具有政治目的新闻,有些现身说法自己成为社会问题受害者的经历,有些发布求助讯息如器官或血液捐献,有些寻找失踪的亲人或朋友、有些提供某某事情的内幕,有些发布似假如真的奇闻……

不谈那些风花雪月或软性文字的帖,因为它们属于没有时效性的,你要任何时候分享都是值得一看的。

“时效性”也是媒体鉴定新闻价值的标准之一,不要告诉我你不是媒体工作人员,不需要遵守。网络也是一种媒体,当你透过网络发布消息、发表意见,其实你已经是一名“在线记者” (Online Journalist)。根据各网络辞典,一般都把“在线新闻”诠释为:“透过网络发布的事实报道。”

既然是“在线记者”,那么任何人/机构/粉丝专页/群组在发布消息时不但要注明原著,也该写上日期!君不知你多年前所发布的“旧闻”,可能在多年后还被网民当作“新闻”互相传送。尤其是那些“图文并茂”的消息。

这是一种误导性的做法。不知情与缺乏判断能力的网民只要看到关乎治安失序、人身安全、危害亲友健康、危害亲友利益的消息帖,就会以“以为发出去是帮助更多人”的心理拼命按“分享”。

结果,到底某某地区目前的治安真的那么差吗?(如果改善了呢);到底某病患现在还需要血液捐助吗?(如果痊愈了或者不在人世了呢?);某犯错政治人物还在职吗?(如果后来有人查明真相了呢?);某产品真的健康吗?(如果后来被验出含有有害物质呢?);某失踪人士现在还未寻获吗?(如果已回家了呢?)

这些不必要的恐慌,其实你的一个日期可以帮助解决一大半。

(声明:以上言论纯属本人浅见。)

其实,我是自觉的……

标准

其实我不是没有自觉的。那天当你和你说:“头怎么越来越歪了!”,我虽然装作没事发生,还顶嘴,那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没办法控制。

它俩的左右视力不对称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原以为8岁那场手术后,心就安了,原以为17岁那首小插曲后应该就没有更猛的了,岂知又是过了个7、8年又出状况。或者说回到小时候的那个状况。

不仅仅对着电视,对着电脑屏幕也是如此,明显得我不得承认。

近来对着电脑屏幕,偶尔字体都跳舞,同一排句子的字可以一上一下呈现在眼前,我都近乎无言,只说或许是疲累的缘由。

我不打算去找他了,因为得到的回复总是:“这是最好的状态。”

所以我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在她知道自己可能失明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