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朵拉的盒子

标准

那是个隐藏已久的宝盒

保存了好久

好久

 

相信没人会想去打开

这个潘朵拉的盒子

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存在

 

盒主曾有意出售

却又犹豫不决

一直在店来踱来踱去

偶尔摆到架上吸引了来往顾客的目光

想想还是决定收回

 

虽然那个盒子脱手后

他或许就得救了

但却也怕盒子没了

希望也没了

 

就这样

盒主在害怕与自怜中

守着那个盒子

守着那份自作孽的悲哀

守着那份没有希望的希望

 

在这人世间

 

 

心月

笔于2012年10月28日

 

Advertisements

假设

标准

假设长期如此,是否可以去面对?

假设面对也无法解决,逃避是否是最好的?

假设逃避依然无效,那么将心麻醉又是否可行?

假设连麻醉都起不了作用,那么是否就该以痛制痛?

假设连痛苦的比较都无法让心里舒服些,那是否能把痛苦化成习惯?

假设习惯都无法找到平衡,

假设都还只能是假设,

假设依然是假设,

假设就是无止境的空假设。

 

 

心月

笔于2012年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