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珠

标准

昨夜临睡前许愿期许自己能睡个好觉。

在那带有凉意的气候,我盖上了百家被,将心灵”设定”成“停止思考”,然后入眠去。

虽然最终还是被梦境干扰,但这一次还算是个“可爱”的梦。

早晨醒来,在被窝里依然感觉到暖暖的,额头上虽然冒了些许的小汗珠,但我却为它们的莅临感到舒畅。

Advertisements

汉堡包档口前……

标准

在汉堡包档口。

老板一边制作汉堡,一边转身注意他孩子的踪影。那小孩大约三岁吧,在商店前的走廊不断跑动。老板忽然停下手上的工作,拿了一包糖果给他,然后继续煎肉饼,而孩子继续来回跑动。

那孩子很好动,一不留神就跑远了,所以我一边等,也一边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后来,有位华裔中年男人从便利店走出,原来他也是订了汉堡的,但还没好。于是,他走回便利店门前,坐在那张老板原本准备给孩子的椅子,开了包零食。小孩看见他手上的零食,虽然走近却不敢接受中年男人想要递给他的零食。再过一会儿,他终于受不住诱惑,接受了。

结果,一个华裔中年男人,一个马来小孩,一个是顾客,一个是老板的孩子,坐在一起分享着零食,吃得津津有味。

中年男人的汉堡完成后,离开前依然把剩余的零食留给小孩,小孩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而我,不就在旁负责微笑?